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架空#
#设定:柚子(摄影师)×天天(多肉精灵)#
#切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裸奔#
#我是无良作者#
前景提要:
        前两章中说到,世界知名摄影师羽生结弦在某天中发现他意外得来养的多肉,变成了一个只有两个糯米团子大小的小孩子。从此开始了一段欢乐的生活。
——————————————————————
3.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阳光温柔的倾洒在大地一片鸟语花香世界静好,如果忽视什么东西破碎和撞击的声音以及冲破天际的怒气的话。。。。
       “还给我,又不是你的!为什么你总要和我抢!!!”羽生苦大仇深的推开自家师弟的房门,环视了一圈后果断冲向猫架上的某团活物。羽生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自从这只狸花猫和他们熟了以后,这只猫就开始和他作对。总是趁他不注意时叼走金博洋,最重要是小家伙还和它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时不时和它亲亲脸搂搂脖子。但是对于每天清晨醒来看不见金博洋可爱的样子这一点羽生表示他很想把这只猫扔出去。
        羽生看着躺在狸花猫身上睡得香甜的金博洋被萌的不要不要的,狸花猫身上柔软的毛将小家伙包围着。金博洋蜷缩着身体小小的手掌半握着,微长的眼睫毛轻微的颤抖着,整个人都显得小小的可爱极了。
       “喵~”大概意识到羽生想要抱走自己怀里的金博洋,狸花猫伸了个懒腰微微张开了自己的爪子又收缩了回去轻轻的搭在金博洋身边。狸花猫歪头看着一旁的羽生大有一副‘我就不还你能怎么样’的架势。羽生看着狸花猫的爪子有点惺惺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他怕狸花猫的爪子会伤到金博洋。
        “早啊,前辈。”宇野醒来就看见自家前辈站在自己的猫架前像个傻子,看着自家前辈一副想抱又不敢抱的样子宇野表示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猫来了以后几乎每天早上都会上演一次这样的场景。
        “宇野,你就不能管管你的猫吗?”看着自家师弟刚睡醒的惺忪睡脸,羽生一脸幽怨。为什么这只臭猫总要和他抢天天,明明天天就是他的啊。
       宇野表示不想说话,自家的师兄兼前辈恐怕是个傻子,不,应该说从那个小东西来了以后就是个傻子了。宇野惺忪着眼睛走到猫架前,抬手摸了摸狸花猫的下颚;猫咪舒服的抖了抖耳朵两下。乘着宇野撸着猫的空挡,羽生神不知鬼不觉偷回了金博洋,悄悄溜了出去。宇野将自家师兄的动作尽收眼底,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又扭头看了看猫,宇野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进了洗漱间。
     这边羽生小心翼翼的捧着熟睡中的金博洋下了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羽生将小家伙放在沙发的软枕上,羽生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脸颊,小家伙下意识摸了摸脸颊有点不开心的嘟了嘟嘴;就在羽生准备收回自己的手指时,小家伙突然一个转身抱住了他的手指,羽生一愣微微勾起了嘴角。
         宇野洗漱完下楼就看见一副要闪瞎他眼睛的笑容,默默的转进厨房准备早餐。脚下狸花猫一直跟在身后不远处,也随着宇野进了厨房。轻轻一跃狸花猫坐在厨台上看着忙碌的宇野,引得宇野不由得一笑。
     “怎么?你想帮忙?”
        “喵~”
       “说起来你有名字吗?”
          “喵喵~”
           “你在喵我也听不懂啊”
             “喵~”
            似乎像是听懂了宇野的话狸花猫的声音有点低低的呜咽,宇野笑着摸了摸猫的头顶,继续手上的活。
       看着自家师弟将早餐准备好了的羽生,抽回手指推了推软枕上的小家伙,小家伙一脸不开心的哼了哼揉揉眼睛坐起来,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人伸出了双手。羽生楞了一下将小孩放到了手掌上带去了洗漱间。等到两人收拾好的时候宇野已经叼着面包片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今天走的这么早?”羽生捧着金博洋笑着看着门口忙碌的身影。
        “这要怪谁?”宇野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师兄内心腹讥:还不是你个不负责任的人,把所有工作推给我。
        “天天,跟叔叔说再见”羽生看了看还在迷糊状态的金博洋,摸了摸小人的头发。
          “叔叔再见”还没睡醒的金博洋根本没有意识去理解羽生教了他什么,浑浑噩噩的喊了句后又躺倒在羽生的手掌上闭着眼睛继续睡。 听见金博洋软软的声音后的宇野表示不能好了,他一个正值花季年龄的男生被人叫叔叔,虽然叫他的这个小人很可爱。
      “你才是叔叔,还是怪叔叔”说完后宇野头也不回的关上门离开了。看着被愤愤关上的门以及手掌中又睡了过去的金博洋,羽生无奈的耸了耸肩。将小人放到床上睡觉,羽生取来电脑坐在旁边开始工作。想着小孩的睡颜羽生低低的笑了,时间也在这静谧的美好中慢慢度了过去。

待续ing.......

      
         
    

占tag致歉

我又来一波抽奖
七月初开奖
活动规则
留下对天总和柚子的祝福

#与现实无关,切勿上升真人#
#皮皮天上线#
#旧糖重啃#
#假端午贺文#
#ooc专属#
          三天的商演终于如约的结束了,金博洋在成功带偏了小车同学后,又开始放飞自我皮了一波。看着微博超话里已经沸腾了的情况,金博洋坐在会馆的角落里笑的很开心;丝毫没有看见小车同学担忧纠结的表情。

车俊焕:到底该不该告诉前辈羽生前辈会来?可是羽生前辈。。。。(눈‸눈)

       纠结再三之后小车同学决定顺其自然,反正他就只是给羽生前辈寄了商演的门票和提供了金博洋前辈的宿舍钥匙而已,除此之外他可是什么都没做。而且作为一个乖乖听话的好孩子,前辈的要求怎么能不答应呢?小车同学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自我安慰着,并没有注意到金博洋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到了他身后。
       “小车,你在干什么?”
          “前。。。前辈?!!Σ( ° △ °|||)︴”
           “你怎么了?”
             “没。。。没有,没有事。前辈你真是的,突然出现吓我一跳。”
               “这不那啥,我看你一个人神神叨叨的站在这里,以为你有什么事。”
          “神神叨叨?是夸我吗?”
              “噗!!!哈哈!哎呦,小车你真可爱!!”
         看着车俊焕一脸无比认真无辜的表情,金博洋很不厚道的笑了。他不知道该感叹中国文化博大精深还是说这孩子太单纯太天真。看着金博洋笑的腰都直不起来的样子,车俊焕表示他很无奈很不知所措。
       站在入口处的戈米莎一副“心累”的表情,因为刚刚离开去往后台的他无意间看到了一个神似羽生的背影,他悄悄的跟了上去发现就是羽生结弦本人。现在看着嬉闹的两人他已经不知道该心疼谁了。是心疼一会即将见到羽生的金博洋还是事后可能会被记上一段时间的车俊焕。其实不管是谁都无所谓他只负责看戏就好,这样想着戈米莎点了点头向着两人走去。
      “我说天总你这微博是要炸的节奏”戈米莎走到金博洋身边,勾着金博洋的脖子扬了扬手机。
          “你也看见了?”金博洋一脸诡异的笑容。
           “你说呢?估计要炸”戈米莎无奈的看着金博洋那条微博下的评论。
             “什么微博,前辈。”小车同学表示自己有点迷茫。
              “乖,小孩子不要知道”金博洋揉了揉车俊焕的顺毛。“我就皮一下,一会就删。”
        “迟了,我已经发到群里通知羽生了”戈米莎一边操作着手机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还拍了拍金博洋的肩膀。
        “通知羽生。。。通。。知。。羽生”金博洋的表情随着戈米莎的最后几个字变得渐渐僵硬,看着渐渐失去笑容的前辈,车俊焕求生欲极强的以光速撤退了危险地带。
        反应过来的戈米莎可想而知即将面临悲惨的后果,好在羽生的短信即时拯救了他。在金博洋威胁性的眼神下,戈米莎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他觉得他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接到羽生的短信后,金博洋立刻赶回了宿舍。一推开门还没反应过来的金博洋就落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萦绕鼻尖;金博洋抬头一脸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人。
       “你不是在仙台吗?”
           “因为想你所以就来了”
             “我不是说过你不要来吗?”
                “天天不喜欢吗?”
                  “也不是。。。。”
         金博洋还没说完就被羽生又抱进怀里带进了房间里,羽生把自己下巴搁在颈窝轻轻嗅着金博洋身上独有的气味。
        “天天,最近还开心吗?”羽生轻舔金博洋的耳尖引得金博洋一抖,浑身就像炸了毛的猫一样,立刻推开了羽生。看着金博洋脸颊微红害羞的样子,羽生心里就像被猫用爪子轻轻挠过一样,痒痒的。他想把眼前的人揉进怀里狠狠的疼爱一翻,可是他明白他不可以,现在还不是时候。
       tbc.


      

相思赋

#古风向,与现实无关#
#切勿上升真人#
#he#
#架空#
                                       楔子
满天烟尘战火燎原,金天站在高墙之上看着城外的千万铁骑,他明白这一切已经回不去了。他现在已是亡国之臣,亡家之子孤单一人;看着城内城外的一切他以无力挽狂澜之势。一双好看眼睛眯成一道细缝盯着城墙下的那人,乌黑柔顺的头发隐藏在冰冷的头盔下,身上是冰冷盔甲护腕,宛如一个没有温度的人;眼神一触到那人那双幽深的眼睛金天的心如同被人深深剜去了一块,疼的入骨痛不欲生。他无法忘却兄长的死无法忘却如今这样的局面是因为谁,又是谁亲手造成的,一切皆因一个“信”可是人心当真是可笑至极,到头来一切只是他真心错付。
      “去开城门,放出投降信号吧”
         “将军?!!将军,我们愿誓死守卫家园和将军”
          “没必要了,已经无法改变了。我也不想你们白白浪费了生命,毕竟你们跟随我哥和我都那么久了。现如今的局面我又如何担当起你们一声将军?”
      “将军永远是将军!”
         “罢了,你既称我为将军,就去做这最后的命令吧”
       看着依旧纹丝不动的众将士金天的嘴角勾起一丝苦笑,他明白他们的忠心可是他真的不想他们再白白浪费生命。金天取出袖中的火折子点燃了信号,低头又看了眼城墙下的人,竟意外的看到了一丝惊慌不由得在心里苦笑‘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金天没有回头径直下了城墙头也不回的走了,他知道那些将士最终会听他的打开城门的。他现在要去皇宫要去向那个和他一同长大的人请罪。去皇宫的路并不长,可是这一路金天却觉得是无比漫长;每走一步他的心都是像在接受凌迟之刑。周围早就物是人非了,偌大的宫殿也已经空空如也。皓月殿中那高高的金椅之上本该坐着的人,也已归于黄土。金天握了握手中那人当初赐给他的凌月剑,终究把它放在了皓月殿的外面。
      “阿泽,你说如果当初我没有逃出去玩,没有遇见他;会不会一切都还是和以前一样?”金天跪坐在大殿正中央,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那高椅,仿佛那人就在那一般。
        “也对。。。。可是终究都是我的错。。我不该信任他的”金天捂着自己的胸口眼泪滴落在手背,整个大殿只有他的呜咽声回响着。
        羽生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金天身后默默的看着听着,他的心也如同刀绞的一般难受;他不明白他们之间为什么会成了这个样子,明明只是分别短短数月时间为什么一切都变了,他明明是带兵来救他的啊。然而这一切的一切他无所去问也找不答案,他想问可是金天的眼神让他受伤。
     “跟我走吧”
        “走?去哪里?这天下还有我的容身之处吗?”听见羽生清冷的声音起初金天微微一愣,最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哪里都可以”
             “哪里都可以?莫不是羽生将军还天真的以为我们能够回到从前吧”金天回头给了羽生一个灿烂的笑容,就如同他们刚认识那般美好;只是朱唇轻启的瞬间血也顺着嘴角而下,身体也微微向后倒去,羽生大惊失色的走过抱住金天。
       “解药在哪?”
         “羽生将军莫不是觉得可以救一个一心寻死的人”看着羽生惊慌的瞳孔急剧放大缩小,金天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的笑也落下了帷幕
          “啊!!!!!”
         那一年大雪在皇城的上空飘荡了整整三个月不曾间断,像是为了熄灭这战火又像是为这个王朝哀叹。

待续。。。

画完就可以成仙了

网王的写手小可爱们有没有人考虑跟我联文(´ω`★)

今O(≧∇≦)O天家里来亲戚了,完了以后。收拾餐桌的时候,我在喂小黄(我在学校里养的猫🐱)突然从外面来了一只黑鼻子小花(估计是流浪猫)。一开始我以为它饿了准备喂它饭,结果小花进家以后高冷的扭头去了小黄的窝。一时间风暴刹起。。。。(☆^O^☆)

(3)

     迹部学成归来的时候,忍足正值最后的毕业考研的节骨眼上。因为想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于是就从宿舍搬了出来,一个离他实习的地方不远的小区里忍足租了一间单身公寓。迹部回国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直接通过忍足的室友询问出了忍足的住处,下了飞机后直接打车跑到了忍足的公寓。
    忍足兼职下班回家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自家公寓楼梯前坐着一个少年。紫灰色的微翘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如同雕刻师手中工艺品的脸庞上浮现着疲倦。标致的五官在灯光下显得异常俊逸,忍足抱着考研要用的资料悄悄的蹲在迹部面前。看着靠着栏杆睡着的迹部,忍足突然一下子笑开了。
     “本大爷等了你一下午”迹部觉察到有人蹲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怎么突然来到这里租房子了?”
       “小景,你在这里等我难道不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吗?”忍足眯着明亮的眼眸笑的温柔。
      “啊嗯,还满意吗?”
        “感觉不错”忍足伸出闲着的那只手拉住迹部的手,坐在台阶上的迹部被忍足一个顺势拉进了怀里。怀里的资料就直接砸在了地上。
      “小景,我好想你”
       “本大爷也是”
     之后两人的半同居生活就开始了。
    由于两人的课业时间很不搭调,且忍足的课余时间大多都是在外实习。所以有一大半的时间两人几乎见不到面。忍足通常忙到晚上就不怎么回公寓了,一周也就两三天会和迹部在一起住两个人对这样的相处方式也没有什么意见。所以两个人就这样等到了大学毕业,忍足顺利考研并找到一家不错的公司工作,迹部毕业后则是接手了家族事业。关于为什么不接手家族事业迹部曾问过忍足,忍足解释为他不想,他要有自己的力量。
     工作之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愈发少,一方面因为忍足住进了公司分配的宿舍,另一方面因为刚刚接手家族事业迹部什么事都需要亲力亲为,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基本没有了。最开始的时候两人连好好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迹部提出同居的时候是两人都工作了三年,在一起了五年。
     “同居?”
      “嗯,同居”迹部靠在沙发上,一边翻动手里资料一边说道。
       “怎么想到这个了”忍足端着咖啡坐到了迹部身边一脸宠溺。
       “觉得到时候了”迹部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看向身边的人。半天见忍足没反应,迹部又重新翻开资料“本大爷只是随便说说”
      说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迹部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好受。他也多少对两人的忙碌感到了心慌,同居是他唯一能想到让自己安心的方式。迹部忍不住在心里叹气,他太了解忍足了,所以他根本不怪忍足。就在迹部以为同居这事不了了之的时候,有一天迹部突然收到忍足发来的信息,约他出去。
     “怎么突然想到约本大爷?”
    “嗯,今天没什么事”
     迹部就一直跟着忍足,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忍足的话显得格外的少,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在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忍足看着信号灯变成绿色自然牵起了迹部的左手。
       “上次小景你说的事,我考虑过了”迹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忍足的下文。“上次太突然我没想好怎么回答。”忍足拉着迹部一直走到了一个小区里。
      “我不喜欢没有保障的承诺,我们已经成年了。过了靠着承诺生活的年纪,我喜欢实际行动。”忍足停在了一栋楼前“本来是想等到我有足够能力为你挡去风雨的时候再告诉你,不过现在也无所谓。”忍足从兜里拿出一个钥匙放到迹部手里。
    “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
      迹部感觉到了手心里钥匙微凉的触感,盯着忍足那张好看到不行的脸,笑着笑着就红了眼。
     “就在一起吧”
       “嗯”
       我有的只是我的执着和你的信任。但是我想给你那份别人给不了的安稳。
                                    (4)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爱情不一定轰轰烈烈不一定如小说一般刻入心扉。但是一定是会有争吵会有冷战,但终究抵不过一个爱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