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双生彼岸花

#晓薛#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香香#
#短篇  大概是糖#
#前篇链接http://renbuer.lofter.com/post/1f0b34f6_12a2e5f29#
      
      走过漫长的一段路,入眼的是无边无际的火红以及一条穿过花海的河流。离得近些晓星尘看清了这些花的模样,艳而美丽。踏上桥晓星尘看见了不一样的颜色,在那些耀眼的红之中有着一片淡淡雾气笼罩着黑色的花。只是一眼晓星尘便觉得心似乎被那黑色的花牵扯去了,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还是莫要靠近为好”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晓星尘下意识的回头身后已经多了一人(鬼)。来人一身素衣,长发随意散落在身后;长长的琴弦缠绕在左手的手臂上。只是这眉眼之间晓星尘觉得似曾见过,只是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
      “晓道长,别来无恙。”金光瑶见他面露疑惑之色想来是不曾知道自己这幅模样,不认识自己。“这便是我身前最好的样子”说着金光瑶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他从未想过也不知原来自己最好最不舍的是这幅模样。
       “金光瑶?金宗主?”晓星尘有些惊讶却也只是短短一瞬,他不知金光瑶如果死的又丧于何人之手。不过现在的金光瑶一脸无苦无喜无悲更无乐,眉宇之间也没有了那一抹朱砂;与他生前的笑里藏刀处事圆滑的样子完全不一,甚至不似一人。“你。。。”
       “丧于挚友蓝曦臣之手”即使已经死了但是看人眼色这一点金光瑶依旧没变,只是一眼便知道晓星尘想问什么。“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去轮回吧。”
       晓星尘再听到挚友二字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都冰冻了,虽然他早就是已死之人却还是感觉到了彻骨寒意。他害怕金光瑶后面的名字会是那个人的名字,他害怕生前的过往种种又一次赤裸裸的被摆到他面前。晓星尘的一举一动都都被金光瑶尽收眼底,金光瑶不由得将视线移到了那满野的红色之中的一片黑。
      [我也算是替你尽力了,只要他入轮回;与你就再无交集]
       晓星尘回神看见金光瑶的眼神一直在花海的中央徘徊,目光中的流露着叹息。不禁疑惑的顺着金光瑶的视线看了过去,仅仅一瞬间晓星尘就呆滞住了,刚才不曾仔细看过现在一看,花海中躺着一个人;看不清的面孔被花藤紧紧的束缚在地上,但是直直将那人定在地上穿胸而过的剑他不会认错——降灾,薛洋身前的佩剑。
     “他。。。。他。。。他。。。”晓星尘的视线直愣愣的盯着那片花海却说不出其他话语。
      “这是他自己求的”金光瑶知道晓星尘是认出了降灾,收回视线履行自己的职责“他与我皆是十恶不赦之人,无法入轮回。好了该走了,还请晓道长勿念。”[留与不留念,晓星尘与你都没有意义。你和那人一样,与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可笑的是我们偏偏就念那如履薄冰的温柔。]金光瑶不在看晓星转身背对离开,原本缠绕在手臂上的琴弦也自动缠绕上了晓星尘的手腕,似是牵引拉着晓星尘缓缓踏过奈何。
       “他。。他。。怎么会。。”晓星尘在身后呆滞的喃喃自语,他以为他早已轮回却不料。。。[怎么会呢?不会的!!.]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晓星尘用力挣脱束缚着自己的琴弦,转身飞向那片花海。一时间满天的花瓣无风却满天飞舞起来,红色灼烧了眼帘;唯独那黑色花纹丝不动,在靠近的时候晓星尘终于看清了,在一圈圈的黑色中一株鲜红色并蒂花开的正好,花瓣微卷花蕊纤细。而这并蒂的花却长在一个约莫七岁左右的孩童的心脏位置,那些束缚着孩童的黑色藤蔓已经嵌入魂体;孩童的魂体成了为花提供养分的养料。晓星尘环视了孩童许久唯有那双眼睛似有薛洋的样子,视线一转晓星尘一愣,残缺的小指。[真。。真的是。。真的他]
         金光瑶足尖轻点在晓星尘身后不远的花瓣上落下,看着故友身前最美好的样子。他的记忆依稀又回到了他刚到这里遇见薛洋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似乎正在为了什么而挑战着鬼王,终于在他成为轮回引者时这个答案明了了,为了断了他和晓星尘永远的联系缘分。他还记得当时他嘲笑薛洋时,薛洋的回答。
       “小矮子你不觉得活着太累吗?”
          [成美,如今你可算到?]金光瑶看着静静躺着的人不由得想到,又看了看晓星尘金光瑶手臂上的琴弦在次出击,却不想被黑色藤蔓阻挡了下来。[怎么,你感觉到他来了吗?]
       “阿。。阿洋?”黑色的藤蔓擦着脸颊直直向身后击去,晓星尘蓦然的唤起许久未唤的名字;一时间所有的黑色花朵开始躁动了起来,周围的雾也逐渐更加浓。
         逐渐变浓的雾气遮蔽了晓星尘的视线,一片漆黑中晓星尘依稀听见什么声音,似是马车碾过什么东西;接着一阵痛苦的喊声响起,声音虽然稚嫩晓星尘却明明白白的知道那是薛洋的声音。
       “阿洋!阿洋!”晓星尘环视四周却不曾看见任何东西,只有厚厚的雾气。只是那种似是马车碾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不,不要!!”
         回答晓星尘的只有一片寂静,和不断重复的声音。晓星尘突然想到生前义庄那段日子,薛洋说的那个故事。
         依稀间晓星尘觉得有风吹过,不一会雾气就散开了。晓星尘看清了自己面前站着一个黑衣男子,看不见面容;金光瑶依旧站在晓星尘身后。
       “你们之间联系未断缘分未尽,可他自己要断了这联系。”
        “你是何人?”
            “鬼王。你们的事本王也了解,对与错本就不是一句话一件事可以判断的。晓星尘你可明了。”
          “我明了”
             “那好你既明了,本王就给你个特许。他与本王有约要断了与你的联系,本王实在不忍。本王特许他和你一同轮回,只要你在小时候寻到他并将他带向善,这缘便可续上。你可愿?”
           “真的?”
             “自然”
                “好。”
Tbc.

双生彼岸花

#晓薛#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香香#
#短篇  大概是糖#
      忘川河边忘川花,忘川忘川,世人回首时望眼山川;可怜痴人深陷不已。
      晓星尘睁开双眼迷蒙之间他看见漫天星光闪烁着,他挣扎着站起来环视周围,幽深的森林身边周围是取暖用的火堆,想来这火堆是为他而生的,以及抱着霜化的宋子琛。晓星尘轻抚宋子琛的脸颊却感觉不到任何触感,他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是已死之人;残魂的时候他也不是一点点意识没有,他知道这十几年来他的挚友怀里抱着他的残魂背负着他们的剑去一起实现当初的诺言。他也知道这十几年内宋子琛带着他去了各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只为温养他的几缕残魂,如今魂也完整了晓星尘却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了,这十几年一丝残魂的他思考了很多;对薛洋对他的挚友对所有的一切。晓星尘知道薛洋早就死了十几年前就死了,可是不知为何从薛洋死的那刻开始他的心就空缺了一个洞;他知道明明薛洋罪无可恕可是那一刻他的心真的就像被挖空了一块。晓星尘思来想去想必义城那段曾经的时光他对薛洋是真的有感情,否则也不会被那种被欺骗的绝望淹没难以接受。晓星尘抬头看看天空打算离开宋子琛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轻踩树叶的声音以及说话声。
     “我闻到这边有死魂的味道,但是像死魂又非死魂”陌生的声音让晓星尘提起了戒备之心。
      “不会是你感觉错了吧?”另一个声音响起。
       微弱的星光照耀在从林子暗处走出来的身影,三个人(鬼)相对无言。晓星尘打量着来人,两人身着打扮一黑一白倒是像极了人们传言中的黑白无常。两人皮相相仿就如同一个人,一双眼睛清澈异常,不失为一副姣好的面容,只是两人皆为孩童模样。
       “他的确是死魂没错可是那点点生魂的味道哪里来的。”
      “是他身边的那个人吧。像极了多年前的那种情况。”
     “原来是这样啊”
     “你们是。。。”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话晓星尘适宜的开口询问。
     “我二人为掌管带魂的无常,你修仙之人的魂本不由我们管,但因你已是死魂便随我们离开尘世勿在留念”白无常开口看着晓星尘眸光中带着淡淡清冷。
     “我已无留念,且让我与其道别便于你们离开。”
     “好”
      晓星尘走到宋子琛身边蹲下微勾着嘴角潜入了宋子琛的梦里,与其告别后便随二人离开了。
      “都说人死后魂会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样子,你的样子似乎与生前并无多大差别。”路上的时候黑无常突然问到。
     “有的。”
     “有吗?”
      “眼睛”
      黑无常表示不是很懂晓星尘的话语,便沉默了没有再问,到是过了一段时间晓星尘问了。
      “十恶不赦的人也有最美好的样子吗?”
       “自然。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有其最美好的样子,哪怕一瞬间。”白无常突然接过话语,认真的话语让晓星尘不由得沉思。
     [他该是什么样子的。。]
     “到了,你按照陨蝶的带领踏过奈何桥去往忘川,自有大人送你入轮回。”
     “我们只能带你到这不能陪你进去。”
     “多谢。”
     地府门前晓星尘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上空,黑的无边无际。晓星尘轻轻的推开了地府的门,一只闪着蓝光的陨蝶,慢慢的朝他飞来。他跟随着陨蝶走在一条漆黑一片的长道上,周围的墙壁突然开始闪烁银白色的字,记录他生前的一切。
      走过漫长的一段路,入眼的是无边无际的火红以及一条穿过花海的河流。离得近些晓星尘看清了这些花的模样,艳而美丽。踏上桥晓星尘看见了不一样的颜色,在那些耀眼的红之中有着一片被淡淡的雾气笼罩着的黑色的花。只是一眼晓星尘便觉得心似乎被那黑色的花牵扯去了,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待续。。。。。

前两张是临摹的谁的我忘了இдஇ

占tag致歉

      已经屏蔽我n次了,实在发不出来。戏里戏外(下)已经写完了,有不嫌弃我渣文笔可以留言我私发

戏里戏外

                                  
#这篇文娱乐圈向#
#脑洞向,平行时空#
#严重ooc#
#求轻喷#
#纯属想给瑶妹一个好结局#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金光瑶一只手握着穿胸而过的溯月一张脸上写满了绝望与释然,这一生他活的都很累就如同他的佩剑一般,恨其一生。他自知他十恶不赦不该奢求的,他这一生仅存的善意也全都交给了蓝曦臣这个人,只因他对他有和外人无差别的温柔。
         “好~卡!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休息吧,明天我们在继续。”随着导演一声“卡”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这部戏终于到了最后关头容不得出半点差错。今天提早收工大家都开始陆续收拾东西准备早点回去休息,唯有金光瑶一个人依旧待在原地不动,就像还沉在戏里一样。转身换了戏服的蓝曦臣余光瞥见一动不动的金光瑶,心里担心出了什么事走到他面前喊了几声,没得到意料之中的回应蓝曦臣伸手推了推金光瑶。
        “曦。。曦臣怎么了?”蓦然回神的金光瑶发现自己的恋人站在自己面前,抬眸间脸上的泪痕依旧清晰可见。看着金光瑶满脸泪痕和无措的表情,蓝曦臣在心底叹了口气将面前的人轻轻拥入怀中。
       “没事的,都结束了。”蓝曦臣捧着金光瑶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已经拍完了,我们去换衣服吧”
       金光瑶任由蓝曦臣拉着自己去换衣区,看着已经换回衣服的恋人他有种错觉,面前的人就如同戏里的一样,一样的温柔。。。一样名为蓝曦臣。
       “你自己换还是我帮你?”蓝曦臣嘴角带着微笑的看着金光瑶。
         “我。。我。。我自己来”金光瑶余光瞥见不远处的魏婴顿时脸红了起来,虽说两人是恋人关系,但是要他在如此大庭广众的地方。。。他还是做不来。
           “魏婴!!!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请客了,看我不把你打成仙子!!!”江澄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金光瑶应声看去,江澄正一手握着手机极力隐忍一手拿着道具用的棍子;蓝湛面无表情的挡在两人中间,魏婴躲在蓝湛身后一脸笑嘻嘻的样子。金光瑶正在犹豫要不要拒绝手机就响起了信息提示音。看着群里热闹的气氛,金光瑶想了想还是发了条拒绝的信息。他的心情有点不太好,实在高兴不起来想想还是拒绝比较好。
        “为何不去?”金光瑶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了蓝曦臣面带微笑的样子,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心情不太好”
           “因为戏。”明明是个疑问句确实肯定的语气,金光瑶也没有避讳闪躲直接点了点头。蓝曦臣摸了摸金光瑶的短发表示理解不勉强他。
         “那就回宾馆好好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
           “嗯”
           餐间。。。。
         魏婴环视了周围一圈所有人都到齐了,就连早就杀青的薛洋和晓星尘都来了,却唯独不见一人。就是金凌的叔叔蓝家长子蓝曦臣的恋人——金光瑶。看着魏婴已经行动快过言语搬了凳子从蓝湛身边移到蓝湛和蓝曦臣之间。
       “小矮子呢?”要说金光瑶这个外号魏婴还是跟薛洋学的,他总是听薛洋这样叫久而久之他也叫了。
         “魏婴。。”蓝湛微微撇眉看着一脸笑意的魏婴,魏婴看了一眼乖乖回到了蓝湛身边,他知蓝湛生气不悦了。
        “对啊,好像没有看见小叔叔。”金凌也接话到,环视一圈的确没有看见金光瑶的身影。
       “阿瑶,身体不适。先回去休息了”蓝曦臣温柔的回答着,脸上虽然笑着却不难看出担忧之情。
        “因为戏?”一直没说话的江澄突然开口了,虽然他不喜金光瑶但也不至于厌恶,看着今天拍戏时金光瑶的反映大概也猜到了原因。蓝曦臣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验证了大家的猜测。
         “你也别太担心了小矮子没事的”薛洋叼着一只筷子半蹲在椅子上一副玩世不恭的看着蓝曦臣。
           “阿洋~”晓星尘轻声提醒薛洋话语不要过分,听见晓星尘的嗓音薛洋立刻像只猫一样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的魏婴好一番调戏笑。
         “哈哈。。。。薛成美你也有今天哈哈。。。是不是怕了?”
           “呸!老子会怕?”
              “哦?阿洋看来晚上我们要床上好好谈一翻”
           “不不。。晓星尘我说着玩的”
            “哈哈。。。”听着魏婴的调笑薛洋只能愤愤的作罢,他真的不想回去被晓星尘做到死。
          “魏婴。。。”
            “蓝哥哥,我错了。我不闹了。”收到蓝湛的话语魏婴适时的收了。众人在一起说说笑笑闹了一会就散了,蓝曦臣则是在众人前一步离开,当他回到宾馆时发现灯火通明却不见那人的身影。巡视了一翻依旧没看见蓝曦臣不禁犯了疑惑,突然看见洗手间的门紧关着,试着敲了敲没有回应,蓝曦臣直接破门而入。
        蓝曦臣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金光瑶整个人都沉在浴盆中,一张脸也沉入进去了大半,就快要淹没鼻子了。蓝曦臣立刻捞起金光瑶,将人拉起搂进怀里;巨大的动静弄醒了本来在小眯的金光瑶,他楞楞的看着搂着他的蓝曦臣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待续。。

#架空#
#设定:柚子(摄影师)×天天(多肉精灵)#
#切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裸奔#
#我是无良作者#
前景提要:
        前两章中说到,世界知名摄影师羽生结弦在某天中发现他意外得来养的多肉,变成了一个只有两个糯米团子大小的小孩子。从此开始了一段欢乐的生活。
——————————————————————
3.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阳光温柔的倾洒在大地一片鸟语花香世界静好,如果忽视什么东西破碎和撞击的声音以及冲破天际的怒气的话。。。。
       “还给我,又不是你的!为什么你总要和我抢!!!”羽生苦大仇深的推开自家师弟的房门,环视了一圈后果断冲向猫架上的某团活物。羽生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自从这只狸花猫和他们熟了以后,这只猫就开始和他作对。总是趁他不注意时叼走金博洋,最重要是小家伙还和它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时不时和它亲亲脸搂搂脖子。但是对于每天清晨醒来看不见金博洋可爱的样子这一点羽生表示他很想把这只猫扔出去。
        羽生看着躺在狸花猫身上睡得香甜的金博洋被萌的不要不要的,狸花猫身上柔软的毛将小家伙包围着。金博洋蜷缩着身体小小的手掌半握着,微长的眼睫毛轻微的颤抖着,整个人都显得小小的可爱极了。
       “喵~”大概意识到羽生想要抱走自己怀里的金博洋,狸花猫伸了个懒腰微微张开了自己的爪子又收缩了回去轻轻的搭在金博洋身边。狸花猫歪头看着一旁的羽生大有一副‘我就不还你能怎么样’的架势。羽生看着狸花猫的爪子有点惺惺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他怕狸花猫的爪子会伤到金博洋。
        “早啊,前辈。”宇野醒来就看见自家前辈站在自己的猫架前像个傻子,看着自家前辈一副想抱又不敢抱的样子宇野表示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猫来了以后几乎每天早上都会上演一次这样的场景。
        “宇野,你就不能管管你的猫吗?”看着自家师弟刚睡醒的惺忪睡脸,羽生一脸幽怨。为什么这只臭猫总要和他抢天天,明明天天就是他的啊。
       宇野表示不想说话,自家的师兄兼前辈恐怕是个傻子,不,应该说从那个小东西来了以后就是个傻子了。宇野惺忪着眼睛走到猫架前,抬手摸了摸狸花猫的下颚;猫咪舒服的抖了抖耳朵两下。乘着宇野撸着猫的空挡,羽生神不知鬼不觉偷回了金博洋,悄悄溜了出去。宇野将自家师兄的动作尽收眼底,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又扭头看了看猫,宇野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进了洗漱间。
     这边羽生小心翼翼的捧着熟睡中的金博洋下了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羽生将小家伙放在沙发的软枕上,羽生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脸颊,小家伙下意识摸了摸脸颊有点不开心的嘟了嘟嘴;就在羽生准备收回自己的手指时,小家伙突然一个转身抱住了他的手指,羽生一愣微微勾起了嘴角。
         宇野洗漱完下楼就看见一副要闪瞎他眼睛的笑容,默默的转进厨房准备早餐。脚下狸花猫一直跟在身后不远处,也随着宇野进了厨房。轻轻一跃狸花猫坐在厨台上看着忙碌的宇野,引得宇野不由得一笑。
     “怎么?你想帮忙?”
        “喵~”
       “说起来你有名字吗?”
          “喵喵~”
           “你在喵我也听不懂啊”
             “喵~”
            似乎像是听懂了宇野的话狸花猫的声音有点低低的呜咽,宇野笑着摸了摸猫的头顶,继续手上的活。
       看着自家师弟将早餐准备好了的羽生,抽回手指推了推软枕上的小家伙,小家伙一脸不开心的哼了哼揉揉眼睛坐起来,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人伸出了双手。羽生楞了一下将小孩放到了手掌上带去了洗漱间。等到两人收拾好的时候宇野已经叼着面包片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今天走的这么早?”羽生捧着金博洋笑着看着门口忙碌的身影。
        “这要怪谁?”宇野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师兄内心腹讥:还不是你个不负责任的人,把所有工作推给我。
        “天天,跟叔叔说再见”羽生看了看还在迷糊状态的金博洋,摸了摸小人的头发。
          “叔叔再见”还没睡醒的金博洋根本没有意识去理解羽生教了他什么,浑浑噩噩的喊了句后又躺倒在羽生的手掌上闭着眼睛继续睡。 听见金博洋软软的声音后的宇野表示不能好了,他一个正值花季年龄的男生被人叫叔叔,虽然叫他的这个小人很可爱。
      “你才是叔叔,还是怪叔叔”说完后宇野头也不回的关上门离开了。看着被愤愤关上的门以及手掌中又睡了过去的金博洋,羽生无奈的耸了耸肩。将小人放到床上睡觉,羽生取来电脑坐在旁边开始工作。想着小孩的睡颜羽生低低的笑了,时间也在这静谧的美好中慢慢度了过去。

待续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