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忍不二】似,水度流年

    这个世界上什么是对于自己来说的最重要的,人亦或者是某件事,这个问题每个人的答案都必然不一样。对于迹部而言,作为迹部集团的继承人,冰帝统领200多人的网球部部长。对他而言最重要,不是家族也不是自己一直喜爱的运动,只是一个人一个可以让他停住视线的人,尽管对方是个男生。有时候忍足侑士不免有点羡慕迹部的果断,他想做什么就会去做不会犹豫很久。虽然他自己也不是犹豫的人,但是面对那个人他就会不经意间的变得犹豫。
     “啊嗯?忍足你一个清晨都没什么干劲到底是因为什么?”迹部背靠着学生会的椅子左手抚摸着眼角的泪痣看着坐在不远处的某学生会副主席“别想拿你那一套冠冕堂皇的说词敷衍我。”
      “啊嘞啊嘞,青学要来打练习赛了吧?”忍足一脸微笑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挚友,推了推鼻梁上滑下来的平光眼镜。
      “不二周助还真是个人才,居然可以让你这么颓废。”听到青学这两个字,迹部了然的没有追问,转而开始打趣自己眼前的人。
      “那也好过那一句,那次跑了多少圈?”忍足邪魅的一笑,不禁调侃起迹部被某人罚跑的事。
     “快滚去接人”迹部没好气的随手抽了一份文件就往忍足脸上扔了过去,忍足也识趣的微笑着去完成迹部交代的事。
      出了学生会的门忍足便敛了嘴角的笑意。他忍足侑士,冰帝网球部的天才。曾经他一直以为自己这辈子会顺应家族的安排,到了适婚的年纪就接受家族的安排结婚生子,这辈子不会有真心喜欢的人。但是现在似乎不一样了,几年前的那场比赛改变了这一想法。就在几年前的比赛中,忍足侑士认识了同为天才的青学校队正选不二周助。对于忍足来说不二给他的印象温文如水,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溪水流淌过指缝之间般温柔。可能有时候还有点爱捉弄身边的人,对于有些东西十分的执着。再后来的接触中,忍足逐渐发现自己的视线会不自觉的想要去追寻那人的身影,而心里似乎也有了一种别样的情绪。忍足觉得那大概就是名为喜欢的东西吧。。。这种感觉似乎越来深越来越难以控制,忍足常常一个人在想,这个世界上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这个人了吧。没错,忍足侑士喜欢不二周助,很喜欢很喜欢那个男生,那个带走他视线的人。但是他不会说,他选择深埋心底,因为。。。。
        “不二,对你来说什么最重要?”

       “呐~家人吧。怎么了?”

      “没什么,好奇而已”

       “呵呵,小忍小心好奇心害死猫哦”
     忍足心里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可以站在他身边的位置,又何必去打破现在的平静和美好。就以这样的身份,朋友的身份陪着那个人也不错因为。。。。不想。。。也。。

          私の愛はあなたの負担になることを望みません
          (不希望我的爱成为你的负担)

评论(3)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