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忍不二】似,水度流年(下)

    在忍足接受家族安排的出国进修的第三年,不二周助搬离了原来的家,选择独自一人在外居住。原因很简单,因为忍足侑士这四个字这个人。原来在身边的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人会喜欢上自己而自己又会有想要接受不排斥的感情。每每不二独自一人望向天空的时候,他都会想起那次迹部在生日时他问自己的话,不二常在想如果那人现在在眼前自己一定会给他答案的吧     
     “不二,你对忍足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迹部凭着栏杆而立望着坐在离自己一米以外的躺椅上的人,看着那人冰蓝色的瞳孔,迹部摇了摇手里的红酒一饮而下。“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他喜欢你”      
      “。。。。。”不二没有回话只是震惊的看着迹部,瞳孔极速的放大又缩小,片刻沉默之后不二一如既往的勾起嘴角“呵呵,小景你喝醉了呦”       
        “啊嗯?你这是在逃避吗?”看着起身向内室走去的人,迹部悠悠的开口。      
          “或许是吧”不二身形微微停顿,看着屋内吵闹的人,轻声回答。像是对迹部说的又像是对自己说的,冰帝曾经的正选中唯独那人没有到场,只是从世界那边寄来了礼物。     
          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二都再考虑他对那个人的感情到底是怎么样的,直到某一天他接到了曾经的室友白石藏之介的电话,他才彻彻底底明白那种奇怪的情绪,那种在听了迹部的话后有点安心有开心又很伤心不安的情绪。白石在电话里向他表白了,并告诉他即将飞往德国了可能不会回来了,问他愿不愿意一起。不二果断的拒绝了,因为那一刻他的心在说不要,他的心想要等那个人回来。      
            “白石?”      
            “嗯,不二。。。。”      
            “怎么了?”      
             “不二。。。。。不二,我。。。我有事想告诉你,可能会造成你的困扰。。”       
            “什么事?”        
             “那个。。。我要去德国了,可能不会回来了。还有。。。我喜欢周助你。。。你。。”       
            “对不起,白石。我不能答应你,因为这颗心已经不是我的了”      
           “没关系。方便告诉我是谁吗?”      
            “忍足侑士”       
             自从那最后一次的电话后两人就很少在有联系了,今天刚好是忍足离开的第七年。似乎天空都知道今天弥漫着悲伤,下起了雨,只是这场雨很急。窗外雨滴拍打着窗户,滴滴答答的声音快而急促。路上的行人慌慌张张的躲避突然而来的大雨,街道突然变得凄凉安静了,只有雨滴作伴。思念一个人的滋味,就象欣赏一种残酷的美,然后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告诉自己坚强面对。
           呐,梦中的婚礼吗?
           本来独自一人走在大街上的不二突然被街角传来悠扬的钢琴声吸引,缓慢的旋律动人的琴声,吸引了不少路人走进街角的咖啡店。想着出门前迹部打电话来约自己告诉自己的店名,推门进入店内。很古朴优雅的环境,靠近窗户边的位置有架白色钢琴,虽然弹奏的人背对着但还是认出了弹奏者。
     “请问。。。”
      面对走来的侍者微微一笑,暗示随便给自己一杯就好,不想被人打断欣赏的时刻。缓慢而悠扬的琴声使人不禁放松了心情,选择就近的位置坐下,对侍者微微一笑。 斜侧面刚好可以看到那人四分之一的侧脸和那双在钢琴琴键上跳跃的手,修长的十指十分圆润且骨节分明,这双手保护的很好,指尖灵活的跳跃在各个琴键中,悠扬的琴声在那人的指尖下传出。没想到除了网球和小提琴,钢琴那人也可以弹得很好呐。一曲完毕看见那人转身,不自觉勾起嘴角看向那人。看见那人微微一愣,微笑的朝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不二轻声的询问
         “今天”忍足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人,依旧和记忆中一样
         “还走吗?”不二微笑的看着眼前的人,手把玩着面前的咖啡杯
        “不。我遇见了白石”忍足笑的一脸神秘,其实他该感谢白石的,不然他大概真的就错过了这个人了
        “知道了?”
        “嗯”
      这一刻不二真真切切的明白了,那种名为喜欢的情绪。因为习惯所以视而不见,偶尔需要点距离来看清,即使时间很长。

      世界にはあなただけが唯一だと思う
    (我想我的世界你是唯一)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