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柳生×仁王】是爱情啊(上)

(文笔渣见谅,两个人视角分上下)
     魔术师什么都可以变,却变不了爱情。对于这一点,仁王看的比任何人都清楚。即使他是球场上的老千,也是立海大知名的欺诈师整人无数,但是他骗不了自己骗不了那颗心。那颗喜欢着柳生比吕士的心。。。可能只能怪他不够勇敢,只能守在他身边看着他的每一天,一天有一天的重复,他不敢说的情意像空气被忽略。
     “puri~比吕士早啊”仁王依旧挂着邪邪的笑容,和柳生打着招呼。天知道他是有多想站在这个人身边,以恋人的身份。
      “仁王你迟到了,你知道的如果你段考没过,就别想下次再让我扮成你的样子去上音乐课”柳生半倚着门框双手抱胸看着眼前这个昨天答应自己来补习的人,推了推下滑的平光眼镜。
       “puri~”仁王无奈的耸耸肩,在柳生的带领下走进了柳生家。
        看着课本上密密麻麻的知识点,仁王却怎么也无法看进去。算不上第一次来柳生家,以前也来了很多次只是为什么每次的感觉都是那么想以恋人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时候。。。比吕士我对你的感情连我自己也无法控制了,每每想到这里仁王都会忍不住苦笑。
       “虽然不知道你遇到什么事了,但是雅治如果你再这样,我就要采取行动了”柳生推了推反光的眼镜看着眼前的人,心思明明不在书本上。
       “puri~比吕士生气了”仁王随即一笑,邪邪的看着身边的人,忍不住想要挑战这个人的底线“炸毛了”
      “不要再闹了”柳生无奈的叹了口气,表示不想理这个人的所谓调戏。
      仁王微微一愣,看着眼前的人。那一头深色玫瑰红的丝发柔顺的紧贴在颈肩间,棱角分明的侧脸。究竟是什么时候呢?这个人可以清楚的看透自己的心思小动作了;又是什么时候自己的视线更多只在意这个人了。也许是从组成双打之后,也许是自己找上他之后。这个人就如当初一样,沉着冷静。
      “雅治。。。雅治。。雅治。。。”柳生发现仁王一直看着自己,双眼迷茫,显然人在这里思绪却早已不在。
      听到柳生的声音仁王蓦然回神,低下头沉默了一会“柳生,我想今天可能没办法补习了”
      “嗯,我想也是”柳生站起来收拾了一下,看着依旧低着头的人“现在要回去吗?”
      啧,仁王不禁咬唇。为什么这个人总是要打乱自己的思绪,为什么自己要那么在意,要那么想以恋人的身份站在这个人身边。也许有些事想不明白的时候就容易想要用行动证明些什么吧。仁王突然猛的站起身将柳生推到在了身后的沙发上,一手按住柳生的手一手取下柳生的眼睛,吻上了那曾经想了很久的唇。也许是一切发生的太快太意外,柳生忘了反应呆愣的看着一切。理智清醒的仁王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第一次离得这么近看柳生的眼睛,很漂亮的眼眸。
      “对。。对不起”仁王轻声的说了句,便起身快速的离开了柳生家。
      走出了柳生家的仁王不禁懊悔,为什么不直接说清楚。也许说清楚就没那么难受了,可是。。。。仁王不禁在心里鄙视自己,居然还有他搞不定的事。
         只能怪我的爱不够勇敢,可是如果
        without  you  i  can  not   fall   in   love   again
       (没有你我不可能再一次陷入恋爱)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