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未来,请 给我你的手
(主cp凤宍,副cp手冢迹部×忍足不二)
      你说这个世界上比死亡更让人难受的是什么?莫过于爱的人在你眼前你却连拥抱他的勇气都没有,只能远远的遥望着他的身影不可触摸。记得电影《错了性别不错爱》中的主人公就是如此,但是如果真的遇到了无法放手的人,又不能触摸该如何?这个问题凤考虑了很久,得到的答案是用爱囚禁
      凤长太郎,凤家的次子凤家未来的继承人。他有一个喜欢的人,一个认真拼搏的人。可是他不能说,因为那个人啊是个和他一样的男生,他不能造成他的困扰,他现在也没有迹部和忍足那样的能力去保护他所深爱的这个人。他只能以学弟的身份默默的站在他身边,一直。。。。。
     “亮。。。亮,。。。”
   
      看着趴在空无一人休息室里的桌子上的宍户,长太郎不禁的喃喃自语。一双好看的凤眸里写满了深深的眷恋,可惜熟睡的那人看不见。看着那人因为呼吸而轻微浮动的背部,长太郎不禁的附身轻轻吻了吻那人的头发,鼻间传来了熟悉的气息那种他深深迷恋着的味道。
     “何时我才能有能力拥你入怀,亮”

     “亮,我好喜欢你,知道吗?”
      这些话凤都只有在宍户午休或者休息的时候才敢说才敢做,这样的事凤在宍户不知道的时候不知道做了多少。众人也都心照不宣没有挑明。但是今天也许是最后一次了吧?凤有点依依不舍的回头看看依旧在休息的宍户,毕业了以后就很难再见了,也在难以触碰你了。
     即使不舍毕业还是如期而至,这是大家最后一起聚在一起了,以后再聚就难了。毕业典礼上听着迹部的毕业词,向日红着眼眶的看着昔日的搭档和好友,因为毕业后他就要被家族送往英国去进修了。因为这件事多年后再次见面时,向日死也想不到他被不二青学的天才记住了,并且在那场见面会上被整的很惨。理由嘛,当然因为忍足侑士是不二周助的。其余人也都眼眶红红的,有一个很意外的没有。宍户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他总觉得今天一过心里就会缺失了什么,那种感觉远远大于分离。如果要问宍户对长太郎的感觉,宍户大概自己也不清楚吧。宍户总觉得那大概是习惯,习惯性的担心作为后辈的凤,习惯性的追寻他的身影,习惯性的想要靠近他致使他习惯的觉得那种感情不可能是喜欢。所以当迹部问的时候,宍户想也没想就否决了。
       “宍户,你是不是喜欢凤?”

       “怎么会,我只是关心学弟。他要是出事了会很麻烦的,迹部你问的什么问题,真是逊弊了”

       “啊嗯?希望你没有看错你的心”

       “迹部你今天很奇怪”

      “本大爷每天都很华丽,是吧桦地?”

       “是”
     但是当凤的请帖送到每个人手里的时候,宍户觉得自己的心里真的缺失了一块,再也补不回来了。看着手里的烫金请帖大红的喜字,宍户有种怎么也不想承认是那个人的想法。
      独自背着网球包来到昔日一起打球的网球场,过往的种种再次浮现心间,而那种失落感又再次浮上心里扰的宍户不禁烦乱。宍户走到网球场拿出网球网球拍,对着墙壁开始做自由练习。黄色的小球在墙与球拍间来回飞往,记忆也逐渐更加清楚明朗。一想到从今以后那个人将不再跟在自己身后,宍户就觉得自己的心很疼很疼像要窒息一般。
      “啊!!!!”宍户扔了手里的网球拍,苦恼的向着天空呐喊。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改变这一切才能留住那个人。

       “真是难看啊,是吧国光?”迹部站在观众席上望着球场上的宍户,手冢表示他不想发表意见推了推眼镜。
    
       “景吾。。。”手冢看着身边的恋人在心里深深的叹气,适时的提醒自家恋人此行的目的。

      “我知道了”迹部缓缓的从观众席上走到了宍户背后,手里拿着录影带身后跟着青学的帝王手冢国光,这两个人都是整个青少年网球界的瞩目。谁也没想到这两个人会成为恋人。
      “迹部?还有手冢。。”

     “啊嗯?这个给你,本大爷希望你考虑清楚。”

        对于突然出现的迹部和手冢以及交到自己手上的录影带宍户十分不解,但也没有多问。只是回到家里播放了录影带,剪辑后整整两个小时的录影带,都是每次休息时凤乘着他睡觉的时候说的一些话和做的一些事以及最后那句“对不起,是我没有能力给你勇气”看着视屏中的人,宍户越发觉得那张结婚请帖越发刺眼,同时在心里宍户也暗暗做了一个决定。
     婚礼当天。。。。。。。
    偌大的教堂中一对新人站在神父面前,新娘洁白的婚纱席地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样子,而新郎则是温柔的看着新娘轻抚着新娘的手。在底下的所有宾客看来这都是一对绝世佳侣,只有两个人的表情颇有深意。一个是不二周助一个是迹部景吾。突然紧关着的教堂大门被人推开了,一个人背着阳光站在门口,这一刻气氛全都安静了。
       “宍户你真是的,今天怎么可以迟到”
       “以下克上”
        “zzzzzzzz”
        宍户想是没有听见向日的话似的,静静的看着站在神父面前回望着他的凤。一瞬间宍户像是做出了什么重大的决定,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
       “长太郎!!!!”

       “是!宍户学长!”

       “我喜欢你!我宍户亮喜欢你!!”

         一瞬间所有的气氛都如同冻结了一般,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宍户的身上。只有迹部微勾嘴角笑的一脸神秘,不二的笑容更是愈加明显。
      “所以。。。。你的。。你的回答呢?”最后的话宍户几乎没有勇气说出来,他害怕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更怕凤会拒绝会被反对。
          久久没有等到回答的宍户抬起头准备转身离开了,却在一瞬间被人拥入了怀里。熟悉的气息环绕在身边让人感觉到安心。真的,这一刻凤以为要永远成为不可能了,没想到他还有可能这样光明正大的抱着他的宍户学长。他又怎么能让那个人从自己身边溜走呢?
      “父亲母亲,我不会和任何人结婚的我有喜欢的人了”凤一把拉住宍户的手,望着自家的父母
       “嗯,想好什么时候结婚告诉我们。现在婚礼继续”凤母一脸鬼笑的看着眼前的两人,其实她早就在别人那里知道了宍户的存在,对于这个孩子她并不反感。如果凤执意要和他在一起她也不会不同意。
        “我们走吧!”
       “嗯?”
     就这样宍户迷迷糊糊的被凤带走了,但是他隐约觉得自己被算计了,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那个人在身边就好了
      “小景,做的不错呐”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不二笑的像个狐狸一样的看着迹部和自家恋人。
       “哼,本大爷永远是最华丽的”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