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接前天晚上

      仁王不止一次想过他和柳生如果再重逢以后的场面,但是似乎没有想过这样的场面。现在的自己已经离当初的自己越来越远,不再打网球的他已经无法完成他们作为双打搭档的约定。就像他手上所调制的蓝调酒一样,明明是一条线的两端却硬生生站成了彼岸。临近九点立海的一行人伴随着迹部的带领进入了酒吧,这个时间点酒吧正是热闹喧嚣的时候以至于仁王根本没有注意到柳生等人的到来。
      “仁王学长!!!!”本来是陪柳去吧台拿饮料的切原突然跑到仁王面前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要知道仁王可是很讨厌这种地方的,以前绝不会踏入这里。
        “puri~”听到熟悉的声音仁王抬头果不其然看到熟悉的后辈“我可不是你的学长了”仁王挂着痞痞的微笑停下手里的工作,一手支撑着头一手揉了揉切原的头发。
        “学长永远都是学长,不过仁王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最讨厌这种地方吗?”切原一脸疑惑加不满的看着仁王,顺便拿开对方揉着自己头发的手。
         “啊~这个嘛~小海带你可以理解为生活所迫。”仁王半开玩笑的看着自家学弟。
         “生活所迫?仁王学长你离家出走了吗?”切原突然想到书上所说的离家出走后生活所迫被迫去打工的人,“仁王学长没有地方去的话,可以来我家。”
           面对切原认真到不能在认真的表情时,仁王有那么一瞬间微微一愣,随后就开始捧腹大笑。仁王一直笑的腰都直不起来,切原却一脸茫然的看着快要躺倒地上的仁王。
          “我以为你不会来”在吧台另一边拿好饮料的柳走了过来,顺了顺自家人的毛后悠悠说道。“既然来了就过去坐坐吧,大家也很久没见了。”
           看见柳过来了仁王揉了揉笑的快抽筋的嘴角后耸了耸肩,表示对柳的话语的赞同。他向身边的人说了下,就和柳以及切原一起走向众人。
          “好久不见了,仁王”幸村笑的温文尔雅,心里却是在暗暗拨弄小算盘。
  “puri~好久不见了部长,还有搭档”仁王微笑着打着招呼,视线仅仅是碰到柳生身上一秒就移开了。终于又见面了。。
     “好久不见,雅治”柳生推了推下滑的眼睛,这样的仁王雅治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样子。如果说以前的他有些邪魅,那么现在就更加邪魅。棱角分明的面孔,银蓝色的头发随意的散在肩上,紧身的执事装;整个人都充满着诱惑的味道。似乎以前从没有发现过。
      “咳咳。。”看到柳生看仁王的视线幸村不自然的咳了咳,暗示柳生不要表露的太过明显,会被仁王察觉的。
        “真是太松懈了!!”对于柳生跟幸村提出的事,真田一开始是十分不同意的,毕竟他认为那些事还是柳生和仁王自己解决的好,但是又很无奈。因为幸村说难得有好玩的事当然要参与。
         “既然来了就坐下吧,大家应该很久都没见了”柳在接收到幸村的暗示后,即时扯开了话题和注意力。其实这次来的人并不多只有幸村,真田,迹部,忍足以及切原和自己;至于原因他认为这是个难得的收取数据的机会才会参与其中。以至于很久之后他那本属于柳生的笔记本上写着[腹黑系数不亚于幸村]的字样
          “怎么不见丸井和胡狼?他们没来吗?”坐下后相顾无言,对于缺席的两人仁王不禁疑惑,这两个应该不会缺席才对。
      “丸井学长被幸村。。。。。唔唔”坐在切原身边的柳及时捂住切原的嘴以免他暴露什么不该暴露的信息给仁王知道,看着幸村嘴角隐忍的怒气和真田黑了一半的脸色以及忍足和迹部一副(猪一般的队友的表情)仁王隐隐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
      “切原是想说胡狼和丸井被我罚在球场练球是不是?”虽然幸村是面带微笑的看着切原,但是身后那开满大片大片的百合花一样的背景,明显那不是开心的表情。感受到自家前任部长的威压,被柳捂住嘴的某海带只能拼命点头。 虽说幸村现在已经升上高等部了,但还是网球部的部长只不过不再是国中部的了,所以对于幸村的一番说辞仁王也没有过多怀疑。
     “既然来了就好好聚一下吧,本大爷买单”迹部打了一个响指叫来了服务员要了一瓶威士忌和杯子。“今天不许说什么拒绝的话”说着和幸村对了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后又在仁王身上扫了一圈,才拿起开瓶器打开酒。
       “赤也还是未成年不能喝酒”说着柳默不作声将刚才在吧台拿的饮料打开递给了身边的人。
       “学长我已经不小了”真是的干嘛总当我是小孩子。结果饮料的切原小小的抗议却被柳的眼神抹杀的很没底气。
     “雅治,好久不见。这杯酒我先敬作为曾经搭档的你,也为了我们接下来要一起度过的一个月”曾经我不曾明白。。如今一个月太短,我想明白了,我要锁着你一辈子。柳生推了推眼镜举起了手里的酒杯对着斜对角的仁王微笑道。仁王看着自己面前的酒杯里的暗棕色液体犹豫了,因为从来不进这种场所或者非常喧闹的地方,酒对于仁王来说是个危险的东西。再者他属于不能碰酒的体质,沾酒就醉的人。
      “puri~”也许醉了也很好。仁王端起酒杯看着柳生暗暗的想,醉了大概就会像梦一样。看着柳生仁王总是下意识想逃。
     
果然一杯酒以后没多久,仁王就开始脸色不对劲。白皙的脸颊开始泛着不正常的红晕,双眼开始迷离,索性就直接趴在桌子上昏睡了过去。在失去意识前,仁王隐约记得谁和他说了什么。
      “啊嗯”看着趴在桌子上已经不醒人事的仁王,迹部略感惊讶。他知道仁王不碰酒,但不知道会这么差。
     “雅治,沾酒就醉”似乎看出迹部的想法,柳生放下酒杯解释到。
       “柳生,你说的我们帮你做到了。但是。。”希望你真的明白,别伤人伤己。许久没有开口的幸村,在确定仁王已经睡着了后说到。毕竟真的走上这条路要面对的还有很多,家庭社会以及一切。
      “如果没想明白,我就不会争取这次交换生的机会,也不会给你发信息。”半晌柳生的声音响起,从前他没能懂错过了,现在他想抓住。
     “看现在的情况,本大爷把这里的专属包厢借给你吧”迹部扫视了一下,示意忍足把钥匙给柳生。忍足把钥匙递给柳生并未多说什么,一来他不喜欢管别人的私事纯粹只是陪迹部过来,二来他和柳生并不是很熟悉,所以没有过多的话可以说。
       接过钥匙柳生向众人微微欠身,将醉倒在一边的仁王打横抱去了包厢。将人放到床上后,柳生便离开了。等到柳生送别了众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只是发现床上的人眉头紧锁,像是梦见噩梦。柳生轻轻抚摸着仁王的眉间,试图抚平那紧锁的眉头。
(至此前天没发完的2的下篇就发完了,其实下面有开车部分,但是因为不能发所以删了。如果有想看的小可爱可以私我。)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