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无题(短)

(本文的灵感来源于我在B站看了苏榭大大剪辑的裕观视屏,强烈推荐。本文主cp不二裕太×观月初。最重要一点文的内容和视频不一样,所以我不是抄袭)      已经是樱花纷飞的三月了,透过窗户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远处街道上的樱花树盛开的樱花。淡淡的粉红,美丽极了。那人大概是看不见这样的樱花吧?不二裕太无奈勾起嘴角,因为在很少看见太阳的迷雾之都是没有樱花的,还是像这样灿烂的。看着窗台上沐浴在阳光里的仙人掌,不二裕太陷入了沉思。很多人都说他老哥像他养的仙人掌一样,表面长满了柔软的刺不伤人只是用来保护他柔软的内心;其实不二裕太觉得他比他老哥更像,只不过他会伤人,否则那人也不会不说一声就走了。     
“裕太,小心扎手哦~”看着自家弟弟心不在焉的玩着他养的仙人掌,不二勾了勾自己的嘴角满眼笑意。       
  “老哥,你怎么回来了?”自家老哥不是和冰帝那个蓝头发的人出去了吗(侑:喂!喂!我有名有姓不叫蓝头发的人)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老哥不二裕太微微一惊。       
   “侑士临时有事,所以就回来。今天樱花开的很美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看?”想起在路上看见的樱花,不二就笑的十分温柔。很想拍下来呢!                       “好”不二裕太几乎没有想就脱口答应了。听见回答的不二也微微一愣,他还以为裕太会拒绝呢。看来是有心事。。    
  东京的街道几乎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看见一颗樱花树,巨大树干几乎遮蔽了整条路,偶尔几缕阳光倾洒而下;周边都是一种粉红的气氛。实在是散步的好地方,路过的不少人都是情侣。      
  “裕太,你在想观月吗?”看着从出门就一言不发的弟弟,不二微微撇眉。虽然不清楚两人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隐约感觉肯定和观月有关。           “老哥!!!你在瞎说什么!!!才没有!!!笨蛋!”被戳破心事的不二裕太不禁红了脸,但是终究是兄弟没人能比不二周助更了解他的想法了。                “哎?不是吗?我还以为你们是恋人,还准备下次捉弄下小初的”不二装出苦恼困惑的样子,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家弟弟。      
  “哥。。。如果说了过分的话,还能原谅吗?”不二裕太突然停下脚步将脸偏向一边,整个脸都藏在阴影里看的不清晰,但是紧握的双手按时了主人压抑的内心。      
   “如果真的喜欢没什么不可以原谅呐~”更何况又不是原则问题。不二睁开那双冰蓝色的眼眸看着在自己身后半米的弟弟,笑的一脸温柔  。看着自家老哥的笑容,不二裕太微微一愣随机笑开了跟上不二周助的脚步。于是乎当天晚上。。。。。。。。。。。。。。。。。。。。         嗡嗡~~突然不二周助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而不二周助恰恰人在浴室。
   “老哥,你的手机响了你要不要接?”不二裕太拿起自家老哥的手机站在浴室门外,依他看八成又是冰帝那个人。
    “呐~裕太你帮我接一下,我现在不方便。”从浴室里传出来不二周助的声音。不二裕太拿着自家老哥的手机颇为无奈的到一边去接电话。
不二裕太:“莫西莫西”
观月初:“不二周助!!!你个骗子!!!给我的裕太的联系方式根本是假的!还有裕太根本没有交女朋友!!!!”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人满怀的愤怒的声音,不二裕太甚至可以想象到恋人的表情一定是狰狞的。原来想着找过我只不过。。。想着不二裕太的心情好了许多。
不二裕太:“初,是我。裕太”
观月初:“。。。。。”一时间电话突然陷入长久的沉默,不二裕太想了想决定打破沉默。
不二裕太:“在那边好吗?樱花开了,想看吗?” 观月初:“嗯”
不二裕太:“我拍给你看”
观月初:“那我等着”又是一阵沉默,沉默中只剩彼此的呼吸声微微的传过来。听着彼此的呼吸,知道对方还在就莫名的心安。
不二裕太:“初,我喜欢你”
观月初:“我喜欢你”几乎同时的两人说出了同一句话表达了同一个意思,大概这就是恋人的心有灵犀。
观月初:“一点也不符合我的剧本”
不二裕太:“结果让人满意”
     当天问了自家老哥关于戏弄观月的原因后,不二裕太头疼的闭上眼默念[他是我哥]。但由于看到裕太表情的不二周助本人不小心笑出声,自那以后不二周助很久没有在家里看见芥末这种东西。
     “你别想在看见芥末了!!!”
        “呐~”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