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此爱隔山海3

         (先更这么多,随便问一下有个番外,小可爱们想看忍迹还是真幸。)       
  是清晨,阳光和煦的照在床上的两人身上。玫瑰一样的紫红色发丝和银蓝色的发丝交错在一起,床上的人相拥而眠,一切显得美好而平和。也许是因为生物钟的原因,柳生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仁王熟睡的样子。不由的脑海又浮现起昨晚仁王的声音,心疼的摸了摸还在熟睡的人的发丝,昨晚着实累到他了。 柳生看了看放在一边的手表,已经正午时分了。柳生小心翼翼的起身洗漱,生怕动作太大会吵醒熟睡的人。柳生收拾好自己以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仁王醒来时愣了一会,陌生的屋顶和摆设似乎自己并不是在家。仁王转动身体想要起来,可是尾椎传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气。同时也让他遗失的记忆回笼,面红耳赤的画面一幕幕清晰的在仁王的脑海里回放。看着身边凹陷的床位已经没人了空留些许余温,已经走了吗?仁王不免觉得有点失落。扶着床仁王艰难的起身,每一次的动作都牵痛全身,但是仁王还是咬着牙坚持。因为他想喝水,他的嗓子快要着火了一样干渴的难受。但是仁王的双脚刚放到地上,靠着床勉强支撑自己站起来;双腿却忍不住打颤向地上跌去。仁王以为自己会跌到冰冷的地面上,却意料之外的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迎面扑来淡淡的茶香,仁王一抬头是那入目的熟悉的身影。
     “还好赶上了,雅治”还好没有跌倒冰冷的地板上。柳生一手扶着仁王的腰让他有个支撑点,一手平稳的端着托盘。说起来他在推门那一刻看见即将跌倒的仁王心惊了一下,立刻快步的跑向仁王,还好及时赶上了。“先别急着说话,先把牛奶喝了”柳生看着仁王疑惑的脸说道。将怀里的人扶到床上半躺着,在其身后垫了一个软枕;然后将托盘里的牛奶递给了仁王。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牛奶仁王犹豫再三,他一向不喜欢牛奶,但是现在他很渴。接过牛奶一饮而尽后,将杯子递给了对方。
    “你。。。”我的声音。。。仁王微微一愣,将脸别到一边整个人都往被窝里缩了缩。看着眼前的人,柳生微微附身靠近仁王伸出舌尖轻舔了仁王的耳垂。温热的气息扑打在仁王脸上,吓得仁王一惊。猛然回头的仁王看见了一张放大在自己面前的柳生,吓得立刻往后退,却因为牵痛身体直接躺倒了床上。
      “雅治。。。”看着仁王白皙的皮肤上呈现的吻痕,柳生的眼神一暗。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