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只是恋爱(1)

  今天是情人节,迹部看到忍足的包里被塞进了一盒巧克力。虽然说迹部并不是很喜欢巧克力这种东西,但是这个蓝色包装的巧克力他看着就是很碍眼。乘着忍足去洗澡的时间,迹部直接伸出爪子把那盒巧克力拿出来。仔细看了看才发现产自德国,心怀不爽迹部撇了撇嘴冲着洗手间喊了一句。
     “忍足,你的巧克力本大爷吃了啊!”
     洗手间里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之后就听见门把手被扭开的声音。忍足敞露着上半身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晃晃悠悠的走向沙发,残留的水滴顺着忍足如同刀刻的棱角流下,十足的诱惑力。
     “小景你不是不喜欢吃巧克力的吗?”
     听着忍足不咸不淡的回答,迹部便大手一挥拿起了一块巧克力,一边吃一边斜眼看了看身边的人。
      “虽然是德国的,但是口感未免太差了。”
      忍足挨着迹部头发湿漉漉的就直接靠在了迹部身上,不怎么有兴趣的嗯了一声,惹得迹部微微皱眉。
      “这巧克力你从哪弄来的?”迹部吃着巧克力吃了一半突然问道。
       “同事送的”
         “男的女的?”
           “女的”
          “我见过?”
           “没有,公司新来的实习生”忍足把毛巾扔给迹部“小景帮我擦擦头发,我不想动”迹部撇撇嘴把巧克力放在茶几上,拿着毛巾扣在忍足的脑袋上。幽蓝色的微长发柔软的穿过指尖,像猫在挠心间痒痒的。
       “漂亮吗?”
        “谁?”
         “送你巧克力的”
         “还可以吧。没仔细看,腿不够漂亮”
          “有对象吗?”
           “不知道”
            “多大了?性格如何?”迹部一边问着一边拿着毛巾在忍足头上一顿乱擦,停手之后发现忍足的头发跟鸡窝没什么区别。
      “不知道。我没事观察她干什么?还有小景你是不是吃醋了?”忍足懒洋洋的抬头看着迹部,拍了拍迹部盘着的腿“放平,让我躺会。今天应酬累死了”
     “啊嗯,不能回房间吗?”迹部不满的微微皱眉,但还是乖乖的放平了双腿。“要不要一个垫子”迹部示意管家拿个垫子过来。
       “不要,垫子没有你腿舒服。”
    忍足阻止了管家的动作,枕着迹部的腿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真的很累,一整夜的应酬他快要死在香水和烟酒弥漫的会场了。他真很迷恋迹部身上的味道,只有这种味道才能让他浑身放松。
      “小景,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什么?”
        “全世界我最喜欢你。”唇齿之间只听见忍足柔声细语。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