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2)

     “这是你的笔记吧?”某天风和日丽的下午迹部偶然在收拾书柜时,翻出来一个独特印记的笔记本。“医学概论?你在东大读的专业?”
    “系主任的课,所以比较认真。”听到对方的提问忍足从书堆中抬起头,看着斜靠在窗户边翻看着自己笔记的迹部。阳光刚好斜射进屋子里,给迹部渡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辉,耀眼极了。“那个时候我们在一起了吗?”
     “没有,我记得是大三。”
       “这样啊,难怪我觉得过了很久。”忍足走到迹部身边,微笑的看着专注看着自己笔记的迹部。忍足和迹部是同所大学的学生,同院却不同系;会在一起是件非常意外的事情,但却又是十分合情合理的事情。
     忍足那个时候在东大熟悉的人除了寝室的室友,就是和他从以前就熟识且考进了同所大学的迹部了。知道迹部也进了东大是在个偶然的机会下,为了陪同室友去校学生会报医学院要用的材料而碰见了因用力过猛将钥匙折在钥匙孔里,万分苦恼的站在门口的迹部,一来二去就知道了。迹部是经管院的学生,每天除了日常的功课以外;其余的时间迹部要用来处理家族事业和校学生会的工作。睡眠不足而导致的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后来得知忍足也在,迹部也将任务分给了忍足一部分,从而得到了一点空闲时间。
    大三的下学期学校举行了一次校际篮球赛,忍足参赛了。那是迹部第一次见到忍足那个样子。迹部记得那是个很热的的天气,站在球场中的忍足穿着宽大的运动服;微长的幽蓝色头发也用了黑色的发绳绑了起来,平时那副平光眼镜也没有戴。汗水打湿他的脸颊和运动服,迹部觉得那个时候的忍足比任何都要耀眼夺目。之后比赛结束忍足的学院赢了,忍足请迹部去玩了一晚,再之后迹部回到家里利用业余时间画了九幅忍足的画。
     当然这些是很久之后忍足参加迹部家举报的宴会时,无意间在迹部的房间发现的;他默默的拿起画看了之后又放回原地。
      就这样时间匆匆流逝转眼到了最后一年,迹部要去英国交换学习一年。那句话叫什么,离别来的太快让人措手不及。
      得知消息的那天,忍足陪着迹部在公园里肩并肩的散步晃晃悠悠的就到了迹部家附近。
       “本大爷先回去了,你也回去吧”
        “嗯,别熬夜。”
          “啊嗯”迹部转身挥挥手一直往前走。
           “迹部,我有想吻你的冲动。我是不是有病?”
        “本大爷大概也是”听见声音的迹部停下了脚步。
         话都说到这了两人当然吻了。
        “吻技不错,啊嗯?”迹部舔了舔自己在月色下显得有些肿的嘴唇。“和不少女孩子接过吧?”
        “你是第一个”忍足看着迹部与他额头相抵。
         “再来一次”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