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3)

     迹部学成归来的时候,忍足正值最后的毕业考研的节骨眼上。因为想要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于是就从宿舍搬了出来,一个离他实习的地方不远的小区里忍足租了一间单身公寓。迹部回国的时候没有通知任何人,直接通过忍足的室友询问出了忍足的住处,下了飞机后直接打车跑到了忍足的公寓。
    忍足兼职下班回家的时候,远远的就看见自家公寓楼梯前坐着一个少年。紫灰色的微翘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如同雕刻师手中工艺品的脸庞上浮现着疲倦。标致的五官在灯光下显得异常俊逸,忍足抱着考研要用的资料悄悄的蹲在迹部面前。看着靠着栏杆睡着的迹部,忍足突然一下子笑开了。
     “本大爷等了你一下午”迹部觉察到有人蹲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眼前的人。“怎么突然来到这里租房子了?”
       “小景,你在这里等我难道不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吗?”忍足眯着明亮的眼眸笑的温柔。
      “啊嗯,还满意吗?”
        “感觉不错”忍足伸出闲着的那只手拉住迹部的手,坐在台阶上的迹部被忍足一个顺势拉进了怀里。怀里的资料就直接砸在了地上。
      “小景,我好想你”
       “本大爷也是”
     之后两人的半同居生活就开始了。
    由于两人的课业时间很不搭调,且忍足的课余时间大多都是在外实习。所以有一大半的时间两人几乎见不到面。忍足通常忙到晚上就不怎么回公寓了,一周也就两三天会和迹部在一起住两个人对这样的相处方式也没有什么意见。所以两个人就这样等到了大学毕业,忍足顺利考研并找到一家不错的公司工作,迹部毕业后则是接手了家族事业。关于为什么不接手家族事业迹部曾问过忍足,忍足解释为他不想,他要有自己的力量。
     工作之后两人在一起的时间愈发少,一方面因为忍足住进了公司分配的宿舍,另一方面因为刚刚接手家族事业迹部什么事都需要亲力亲为,两人在一起的时间基本没有了。最开始的时候两人连好好吃顿饭的时间都没有。迹部提出同居的时候是两人都工作了三年,在一起了五年。
     “同居?”
      “嗯,同居”迹部靠在沙发上,一边翻动手里资料一边说道。
       “怎么想到这个了”忍足端着咖啡坐到了迹部身边一脸宠溺。
       “觉得到时候了”迹部端起茶几上的咖啡喝了一口,看向身边的人。半天见忍足没反应,迹部又重新翻开资料“本大爷只是随便说说”
      说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迹部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好受。他也多少对两人的忙碌感到了心慌,同居是他唯一能想到让自己安心的方式。迹部忍不住在心里叹气,他太了解忍足了,所以他根本不怪忍足。就在迹部以为同居这事不了了之的时候,有一天迹部突然收到忍足发来的信息,约他出去。
     “怎么突然想到约本大爷?”
    “嗯,今天没什么事”
     迹部就一直跟着忍足,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忍足的话显得格外的少,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在路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忍足看着信号灯变成绿色自然牵起了迹部的左手。
       “上次小景你说的事,我考虑过了”迹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忍足的下文。“上次太突然我没想好怎么回答。”忍足拉着迹部一直走到了一个小区里。
      “我不喜欢没有保障的承诺,我们已经成年了。过了靠着承诺生活的年纪,我喜欢实际行动。”忍足停在了一栋楼前“本来是想等到我有足够能力为你挡去风雨的时候再告诉你,不过现在也无所谓。”忍足从兜里拿出一个钥匙放到迹部手里。
    “这以后就是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
      迹部感觉到了手心里钥匙微凉的触感,盯着忍足那张好看到不行的脸,笑着笑着就红了眼。
     “就在一起吧”
       “嗯”
       我有的只是我的执着和你的信任。但是我想给你那份别人给不了的安稳。
                                    (4)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爱情不一定轰轰烈烈不一定如小说一般刻入心扉。但是一定是会有争吵会有冷战,但终究抵不过一个爱字。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