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双生彼岸花

#晓薛#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香香#
#短篇  大概是糖#
      忘川河边忘川花,忘川忘川,世人回首时望眼山川;可怜痴人深陷不已。
      晓星尘睁开双眼迷蒙之间他看见漫天星光闪烁着,他挣扎着站起来环视周围,幽深的森林身边周围是取暖用的火堆,想来这火堆是为他而生的,以及抱着霜化的宋子琛。晓星尘轻抚宋子琛的脸颊却感觉不到任何触感,他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是已死之人;残魂的时候他也不是一点点意识没有,他知道这十几年来他的挚友怀里抱着他的残魂背负着他们的剑去一起实现当初的诺言。他也知道这十几年内宋子琛带着他去了各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只为温养他的几缕残魂,如今魂也完整了晓星尘却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了,这十几年一丝残魂的他思考了很多;对薛洋对他的挚友对所有的一切。晓星尘知道薛洋早就死了十几年前就死了,可是不知为何从薛洋死的那刻开始他的心就空缺了一个洞;他知道明明薛洋罪无可恕可是那一刻他的心真的就像被挖空了一块。晓星尘思来想去想必义城那段曾经的时光他对薛洋是真的有感情,否则也不会被那种被欺骗的绝望淹没难以接受。晓星尘抬头看看天空打算离开宋子琛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轻踩树叶的声音以及说话声。
     “我闻到这边有死魂的味道,但是像死魂又非死魂”陌生的声音让晓星尘提起了戒备之心。
      “不会是你感觉错了吧?”另一个声音响起。
       微弱的星光照耀在从林子暗处走出来的身影,三个人(鬼)相对无言。晓星尘打量着来人,两人身着打扮一黑一白倒是像极了人们传言中的黑白无常。两人皮相相仿就如同一个人,一双眼睛清澈异常,不失为一副姣好的面容,只是两人皆为孩童模样。
       “他的确是死魂没错可是那点点生魂的味道哪里来的。”
      “是他身边的那个人吧。像极了多年前的那种情况。”
     “原来是这样啊”
     “你们是。。。”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话晓星尘适宜的开口询问。
     “我二人为掌管带魂的无常,你修仙之人的魂本不由我们管,但因你已是死魂便随我们离开尘世勿在留念”白无常开口看着晓星尘眸光中带着淡淡清冷。
     “我已无留念,且让我与其道别便于你们离开。”
     “好”
      晓星尘走到宋子琛身边蹲下微勾着嘴角潜入了宋子琛的梦里,与其告别后便随二人离开了。
      “都说人死后魂会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样子,你的样子似乎与生前并无多大差别。”路上的时候黑无常突然问到。
     “有的。”
     “有吗?”
      “眼睛”
      黑无常表示不是很懂晓星尘的话语,便沉默了没有再问,到是过了一段时间晓星尘问了。
      “十恶不赦的人也有最美好的样子吗?”
       “自然。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有其最美好的样子,哪怕一瞬间。”白无常突然接过话语,认真的话语让晓星尘不由得沉思。
     [他该是什么样子的。。]
     “到了,你按照陨蝶的带领踏过奈何桥去往忘川,自有大人送你入轮回。”
     “我们只能带你到这不能陪你进去。”
     “多谢。”
     地府门前晓星尘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上空,黑的无边无际。晓星尘轻轻的推开了地府的门,一只闪着蓝光的陨蝶,慢慢的朝他飞来。他跟随着陨蝶走在一条漆黑一片的长道上,周围的墙壁突然开始闪烁银白色的字,记录他生前的一切。
      走过漫长的一段路,入眼的是无边无际的火红以及一条穿过花海的河流。离得近些晓星尘看清了这些花的模样,艳而美丽。踏上桥晓星尘看见了不一样的颜色,在那些耀眼的红之中有着一片被淡淡的雾气笼罩着的黑色的花。只是一眼晓星尘便觉得心似乎被那黑色的花牵扯去了,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待续。。。。。

评论(2)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