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架空#
#设定:柚子(摄影师)×天天(多肉精灵)#
#切勿上升真人,谁上升谁裸奔#
#我是无良作者#
前景提要:
        前两章中说到,世界知名摄影师羽生结弦在某天中发现他意外得来养的多肉,变成了一个只有两个糯米团子大小的小孩子。从此开始了一段欢乐的生活。
——————————————————————
3.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阳光温柔的倾洒在大地一片鸟语花香世界静好,如果忽视什么东西破碎和撞击的声音以及冲破天际的怒气的话。。。。
       “还给我,又不是你的!为什么你总要和我抢!!!”羽生苦大仇深的推开自家师弟的房门,环视了一圈后果断冲向猫架上的某团活物。羽生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自从这只狸花猫和他们熟了以后,这只猫就开始和他作对。总是趁他不注意时叼走金博洋,最重要是小家伙还和它玩的很开心的样子,时不时和它亲亲脸搂搂脖子。但是对于每天清晨醒来看不见金博洋可爱的样子这一点羽生表示他很想把这只猫扔出去。
        羽生看着躺在狸花猫身上睡得香甜的金博洋被萌的不要不要的,狸花猫身上柔软的毛将小家伙包围着。金博洋蜷缩着身体小小的手掌半握着,微长的眼睫毛轻微的颤抖着,整个人都显得小小的可爱极了。
       “喵~”大概意识到羽生想要抱走自己怀里的金博洋,狸花猫伸了个懒腰微微张开了自己的爪子又收缩了回去轻轻的搭在金博洋身边。狸花猫歪头看着一旁的羽生大有一副‘我就不还你能怎么样’的架势。羽生看着狸花猫的爪子有点惺惺的收回了伸出去的手,他怕狸花猫的爪子会伤到金博洋。
        “早啊,前辈。”宇野醒来就看见自家前辈站在自己的猫架前像个傻子,看着自家前辈一副想抱又不敢抱的样子宇野表示已经习以为常了。自从猫来了以后几乎每天早上都会上演一次这样的场景。
        “宇野,你就不能管管你的猫吗?”看着自家师弟刚睡醒的惺忪睡脸,羽生一脸幽怨。为什么这只臭猫总要和他抢天天,明明天天就是他的啊。
       宇野表示不想说话,自家的师兄兼前辈恐怕是个傻子,不,应该说从那个小东西来了以后就是个傻子了。宇野惺忪着眼睛走到猫架前,抬手摸了摸狸花猫的下颚;猫咪舒服的抖了抖耳朵两下。乘着宇野撸着猫的空挡,羽生神不知鬼不觉偷回了金博洋,悄悄溜了出去。宇野将自家师兄的动作尽收眼底,看着门口消失的背影又扭头看了看猫,宇野无奈的笑了笑转身进了洗漱间。
     这边羽生小心翼翼的捧着熟睡中的金博洋下了楼,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羽生将小家伙放在沙发的软枕上,羽生伸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脸颊,小家伙下意识摸了摸脸颊有点不开心的嘟了嘟嘴;就在羽生准备收回自己的手指时,小家伙突然一个转身抱住了他的手指,羽生一愣微微勾起了嘴角。
         宇野洗漱完下楼就看见一副要闪瞎他眼睛的笑容,默默的转进厨房准备早餐。脚下狸花猫一直跟在身后不远处,也随着宇野进了厨房。轻轻一跃狸花猫坐在厨台上看着忙碌的宇野,引得宇野不由得一笑。
     “怎么?你想帮忙?”
        “喵~”
       “说起来你有名字吗?”
          “喵喵~”
           “你在喵我也听不懂啊”
             “喵~”
            似乎像是听懂了宇野的话狸花猫的声音有点低低的呜咽,宇野笑着摸了摸猫的头顶,继续手上的活。
       看着自家师弟将早餐准备好了的羽生,抽回手指推了推软枕上的小家伙,小家伙一脸不开心的哼了哼揉揉眼睛坐起来,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人伸出了双手。羽生楞了一下将小孩放到了手掌上带去了洗漱间。等到两人收拾好的时候宇野已经叼着面包片在收拾东西准备走了。
       “今天走的这么早?”羽生捧着金博洋笑着看着门口忙碌的身影。
        “这要怪谁?”宇野抬头看了一眼自家师兄内心腹讥:还不是你个不负责任的人,把所有工作推给我。
        “天天,跟叔叔说再见”羽生看了看还在迷糊状态的金博洋,摸了摸小人的头发。
          “叔叔再见”还没睡醒的金博洋根本没有意识去理解羽生教了他什么,浑浑噩噩的喊了句后又躺倒在羽生的手掌上闭着眼睛继续睡。 听见金博洋软软的声音后的宇野表示不能好了,他一个正值花季年龄的男生被人叫叔叔,虽然叫他的这个小人很可爱。
      “你才是叔叔,还是怪叔叔”说完后宇野头也不回的关上门离开了。看着被愤愤关上的门以及手掌中又睡了过去的金博洋,羽生无奈的耸了耸肩。将小人放到床上睡觉,羽生取来电脑坐在旁边开始工作。想着小孩的睡颜羽生低低的笑了,时间也在这静谧的美好中慢慢度了过去。

待续ing.......

      
         
    

评论(4)

热度(25)

  1. 俄罗斯流氓兔遗失 & 保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