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双生彼岸花

#晓薛#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香香#
#短篇  大概是糖#
      忘川河边忘川花,忘川忘川,世人回首时望眼山川;可怜痴人深陷不已。
      晓星尘睁开双眼迷蒙之间他看见漫天星光闪烁着,他挣扎着站起来环视周围,幽深的森林身边周围是取暖用的火堆,想来这火堆是为他而生的,以及抱着霜化的宋子琛。晓星尘轻抚宋子琛的脸颊却感觉不到任何触感,他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是已死之人;残魂的时候他也不是一点点意识没有,他知道这十几年来他的挚友怀里抱着他的残魂背负着他们的剑去一起实现当初的诺言。他也知道这十几年内宋子琛带着他去了各个灵气充沛的地方只为温养他的几缕残魂,如今魂也完整了晓星尘却不知道要怎样面对了,这十几年一丝残魂的他思考了很多;对薛洋对他的挚友对所有的一切。晓星尘知道薛洋早就死了十几年前就死了,可是不知为何从薛洋死的那刻开始他的心就空缺了一个洞;他知道明明薛洋罪无可恕可是那一刻他的心真的就像被挖空了一块。晓星尘思来想去想必义城那段曾经的时光他对薛洋是真的有感情,否则也不会被那种被欺骗的绝望淹没难以接受。晓星尘抬头看看天空打算离开宋子琛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轻踩树叶的声音以及说话声。
     “我闻到这边有死魂的味道,但是像死魂又非死魂”陌生的声音让晓星尘提起了戒备之心。
      “不会是你感觉错了吧?”另一个声音响起。
       微弱的星光照耀在从林子暗处走出来的身影,三个人(鬼)相对无言。晓星尘打量着来人,两人身着打扮一黑一白倒是像极了人们传言中的黑白无常。两人皮相相仿就如同一个人,一双眼睛清澈异常,不失为一副姣好的面容,只是两人皆为孩童模样。
       “他的确是死魂没错可是那点点生魂的味道哪里来的。”
      “是他身边的那个人吧。像极了多年前的那种情况。”
     “原来是这样啊”
     “你们是。。。”看着两人旁若无人的谈话晓星尘适宜的开口询问。
     “我二人为掌管带魂的无常,你修仙之人的魂本不由我们管,但因你已是死魂便随我们离开尘世勿在留念”白无常开口看着晓星尘眸光中带着淡淡清冷。
     “我已无留念,且让我与其道别便于你们离开。”
     “好”
      晓星尘走到宋子琛身边蹲下微勾着嘴角潜入了宋子琛的梦里,与其告别后便随二人离开了。
      “都说人死后魂会是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样子,你的样子似乎与生前并无多大差别。”路上的时候黑无常突然问到。
     “有的。”
     “有吗?”
      “眼睛”
      黑无常表示不是很懂晓星尘的话语,便沉默了没有再问,到是过了一段时间晓星尘问了。
      “十恶不赦的人也有最美好的样子吗?”
       “自然。无论什么样的人,都有其最美好的样子,哪怕一瞬间。”白无常突然接过话语,认真的话语让晓星尘不由得沉思。
     [他该是什么样子的。。]
     “到了,你按照陨蝶的带领踏过奈何桥去往忘川,自有大人送你入轮回。”
     “我们只能带你到这不能陪你进去。”
     “多谢。”
     地府门前晓星尘抬头看了看黑漆漆的上空,黑的无边无际。晓星尘轻轻的推开了地府的门,一只闪着蓝光的陨蝶,慢慢的朝他飞来。他跟随着陨蝶走在一条漆黑一片的长道上,周围的墙壁突然开始闪烁银白色的字,记录他生前的一切。
      走过漫长的一段路,入眼的是无边无际的火红以及一条穿过花海的河流。离得近些晓星尘看清了这些花的模样,艳而美丽。踏上桥晓星尘看见了不一样的颜色,在那些耀眼的红之中有着一片被淡淡的雾气笼罩着的黑色的花。只是一眼晓星尘便觉得心似乎被那黑色的花牵扯去了,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待续。。。。。

前两张是临摹的谁的我忘了இдஇ

占tag致歉

      已经屏蔽我n次了,实在发不出来。戏里戏外(下)已经写完了,有不嫌弃我渣文笔可以留言我私发

戏里戏外

                                  
#这篇文娱乐圈向#
#脑洞向,平行时空#
#严重ooc#
#求轻喷#
#纯属想给瑶妹一个好结局#
      “蓝曦臣!我这一生撒谎无数害人无数,如你所言,杀父杀兄杀妻杀子杀师杀友,天下的坏事我什么没做过!可我独独从没想过要害你!”金光瑶一只手握着穿胸而过的溯月一张脸上写满了绝望与释然,这一生他活的都很累就如同他的佩剑一般,恨其一生。他自知他十恶不赦不该奢求的,他这一生仅存的善意也全都交给了蓝曦臣这个人,只因他对他有和外人无差别的温柔。
         “好~卡!今天就先到这里,大家休息吧,明天我们在继续。”随着导演一声“卡”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这部戏终于到了最后关头容不得出半点差错。今天提早收工大家都开始陆续收拾东西准备早点回去休息,唯有金光瑶一个人依旧待在原地不动,就像还沉在戏里一样。转身换了戏服的蓝曦臣余光瞥见一动不动的金光瑶,心里担心出了什么事走到他面前喊了几声,没得到意料之中的回应蓝曦臣伸手推了推金光瑶。
        “曦。。曦臣怎么了?”蓦然回神的金光瑶发现自己的恋人站在自己面前,抬眸间脸上的泪痕依旧清晰可见。看着金光瑶满脸泪痕和无措的表情,蓝曦臣在心底叹了口气将面前的人轻轻拥入怀中。
       “没事的,都结束了。”蓝曦臣捧着金光瑶的脸让他看着自己,“已经拍完了,我们去换衣服吧”
       金光瑶任由蓝曦臣拉着自己去换衣区,看着已经换回衣服的恋人他有种错觉,面前的人就如同戏里的一样,一样的温柔。。。一样名为蓝曦臣。
       “你自己换还是我帮你?”蓝曦臣嘴角带着微笑的看着金光瑶。
         “我。。我。。我自己来”金光瑶余光瞥见不远处的魏婴顿时脸红了起来,虽说两人是恋人关系,但是要他在如此大庭广众的地方。。。他还是做不来。
           “魏婴!!!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请客了,看我不把你打成仙子!!!”江澄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金光瑶应声看去,江澄正一手握着手机极力隐忍一手拿着道具用的棍子;蓝湛面无表情的挡在两人中间,魏婴躲在蓝湛身后一脸笑嘻嘻的样子。金光瑶正在犹豫要不要拒绝手机就响起了信息提示音。看着群里热闹的气氛,金光瑶想了想还是发了条拒绝的信息。他的心情有点不太好,实在高兴不起来想想还是拒绝比较好。
        “为何不去?”金光瑶换好衣服出来,就看见了蓝曦臣面带微笑的样子,不由得勾了勾嘴角。
      “心情不太好”
           “因为戏。”明明是个疑问句确实肯定的语气,金光瑶也没有避讳闪躲直接点了点头。蓝曦臣摸了摸金光瑶的短发表示理解不勉强他。
         “那就回宾馆好好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
           “嗯”
           餐间。。。。
         魏婴环视了周围一圈所有人都到齐了,就连早就杀青的薛洋和晓星尘都来了,却唯独不见一人。就是金凌的叔叔蓝家长子蓝曦臣的恋人——金光瑶。看着魏婴已经行动快过言语搬了凳子从蓝湛身边移到蓝湛和蓝曦臣之间。
       “小矮子呢?”要说金光瑶这个外号魏婴还是跟薛洋学的,他总是听薛洋这样叫久而久之他也叫了。
         “魏婴。。”蓝湛微微撇眉看着一脸笑意的魏婴,魏婴看了一眼乖乖回到了蓝湛身边,他知蓝湛生气不悦了。
        “对啊,好像没有看见小叔叔。”金凌也接话到,环视一圈的确没有看见金光瑶的身影。
       “阿瑶,身体不适。先回去休息了”蓝曦臣温柔的回答着,脸上虽然笑着却不难看出担忧之情。
        “因为戏?”一直没说话的江澄突然开口了,虽然他不喜金光瑶但也不至于厌恶,看着今天拍戏时金光瑶的反映大概也猜到了原因。蓝曦臣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验证了大家的猜测。
         “你也别太担心了小矮子没事的”薛洋叼着一只筷子半蹲在椅子上一副玩世不恭的看着蓝曦臣。
           “阿洋~”晓星尘轻声提醒薛洋话语不要过分,听见晓星尘的嗓音薛洋立刻像只猫一样乖乖的坐在一边,看的魏婴好一番调戏笑。
         “哈哈。。。。薛成美你也有今天哈哈。。。是不是怕了?”
           “呸!老子会怕?”
              “哦?阿洋看来晚上我们要床上好好谈一翻”
           “不不。。晓星尘我说着玩的”
            “哈哈。。。”听着魏婴的调笑薛洋只能愤愤的作罢,他真的不想回去被晓星尘做到死。
          “魏婴。。。”
            “蓝哥哥,我错了。我不闹了。”收到蓝湛的话语魏婴适时的收了。众人在一起说说笑笑闹了一会就散了,蓝曦臣则是在众人前一步离开,当他回到宾馆时发现灯火通明却不见那人的身影。巡视了一翻依旧没看见蓝曦臣不禁犯了疑惑,突然看见洗手间的门紧关着,试着敲了敲没有回应,蓝曦臣直接破门而入。
        蓝曦臣推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金光瑶整个人都沉在浴盆中,一张脸也沉入进去了大半,就快要淹没鼻子了。蓝曦臣立刻捞起金光瑶,将人拉起搂进怀里;巨大的动静弄醒了本来在小眯的金光瑶,他楞楞的看着搂着他的蓝曦臣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

待续。。

裕太生贺(短)

#日常#
#糖果屋#
#ooc谦#
     独自一人漫步在街头,人来人往唯有自己逆着人流前进,周围人群的笑声似乎和自己形成了对比。突然停步在街角的一家糖果屋前,隔着玻璃看着橱窗的架子上摆放着的各种糖果,不禁想起很久之前的无意间提起的提议。
       抬手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已经放学了裕太现在应该有时间吧?勾了勾嘴角伸手拿出手机,拨打了熟悉的号码,短暂的回音之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裕太,我在贰町目的街角等你。
        “什么事?来了就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想着那人可爱的反应不自觉加深了笑意,安静的站在街角等着熟悉的身影出现。几分钟过后,一阵急促的跑步声从背后传来。
          “老。。。。老哥。。。到底有什么事情?”
          “来约会”
           “笨蛋老哥!!!!哎?糖果屋。。什么嘛原来只是想要我陪你买糖果”
              “那进去吧”
        进入店内被店里货架上各色各样的糖果以及温馨而又简约古朴的装饰吸引了注意力。在货架间转了几圈后停留在一个银白色包装的糖果盒前,裕太会喜欢的吧?从货架取下糖果盒拿到柜台进行包装后递给了身边的人。
      “笨蛋老哥,给我干嘛我又不是小孩子”
        “生日快乐,裕太。”
          看着身边的人别扭的脸红着接过手里东西,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左手撑着下颚假装思考。
       “裕太,是害羞了吗?”
         “笨蛋老哥!!!!”

此爱隔山海3

         (先更这么多,随便问一下有个番外,小可爱们想看忍迹还是真幸。)       
  是清晨,阳光和煦的照在床上的两人身上。玫瑰一样的紫红色发丝和银蓝色的发丝交错在一起,床上的人相拥而眠,一切显得美好而平和。也许是因为生物钟的原因,柳生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仁王熟睡的样子。不由的脑海又浮现起昨晚仁王的声音,心疼的摸了摸还在熟睡的人的发丝,昨晚着实累到他了。 柳生看了看放在一边的手表,已经正午时分了。柳生小心翼翼的起身洗漱,生怕动作太大会吵醒熟睡的人。柳生收拾好自己以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仁王醒来时愣了一会,陌生的屋顶和摆设似乎自己并不是在家。仁王转动身体想要起来,可是尾椎传来的疼痛让他倒吸一口气。同时也让他遗失的记忆回笼,面红耳赤的画面一幕幕清晰的在仁王的脑海里回放。看着身边凹陷的床位已经没人了空留些许余温,已经走了吗?仁王不免觉得有点失落。扶着床仁王艰难的起身,每一次的动作都牵痛全身,但是仁王还是咬着牙坚持。因为他想喝水,他的嗓子快要着火了一样干渴的难受。但是仁王的双脚刚放到地上,靠着床勉强支撑自己站起来;双腿却忍不住打颤向地上跌去。仁王以为自己会跌到冰冷的地面上,却意料之外的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迎面扑来淡淡的茶香,仁王一抬头是那入目的熟悉的身影。
     “还好赶上了,雅治”还好没有跌倒冰冷的地板上。柳生一手扶着仁王的腰让他有个支撑点,一手平稳的端着托盘。说起来他在推门那一刻看见即将跌倒的仁王心惊了一下,立刻快步的跑向仁王,还好及时赶上了。“先别急着说话,先把牛奶喝了”柳生看着仁王疑惑的脸说道。将怀里的人扶到床上半躺着,在其身后垫了一个软枕;然后将托盘里的牛奶递给了仁王。
      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牛奶仁王犹豫再三,他一向不喜欢牛奶,但是现在他很渴。接过牛奶一饮而尽后,将杯子递给了对方。
    “你。。。”我的声音。。。仁王微微一愣,将脸别到一边整个人都往被窝里缩了缩。看着眼前的人,柳生微微附身靠近仁王伸出舌尖轻舔了仁王的耳垂。温热的气息扑打在仁王脸上,吓得仁王一惊。猛然回头的仁王看见了一张放大在自己面前的柳生,吓得立刻往后退,却因为牵痛身体直接躺倒了床上。
      “雅治。。。”看着仁王白皙的皮肤上呈现的吻痕,柳生的眼神一暗。

无题(短)

(本文的灵感来源于我在B站看了苏榭大大剪辑的裕观视屏,强烈推荐。本文主cp不二裕太×观月初。最重要一点文的内容和视频不一样,所以我不是抄袭)      已经是樱花纷飞的三月了,透过窗户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远处街道上的樱花树盛开的樱花。淡淡的粉红,美丽极了。那人大概是看不见这样的樱花吧?不二裕太无奈勾起嘴角,因为在很少看见太阳的迷雾之都是没有樱花的,还是像这样灿烂的。看着窗台上沐浴在阳光里的仙人掌,不二裕太陷入了沉思。很多人都说他老哥像他养的仙人掌一样,表面长满了柔软的刺不伤人只是用来保护他柔软的内心;其实不二裕太觉得他比他老哥更像,只不过他会伤人,否则那人也不会不说一声就走了。     
“裕太,小心扎手哦~”看着自家弟弟心不在焉的玩着他养的仙人掌,不二勾了勾自己的嘴角满眼笑意。       
  “老哥,你怎么回来了?”自家老哥不是和冰帝那个蓝头发的人出去了吗(侑:喂!喂!我有名有姓不叫蓝头发的人)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老哥不二裕太微微一惊。       
   “侑士临时有事,所以就回来。今天樱花开的很美要不要一起出去看看?”想起在路上看见的樱花,不二就笑的十分温柔。很想拍下来呢!                       “好”不二裕太几乎没有想就脱口答应了。听见回答的不二也微微一愣,他还以为裕太会拒绝呢。看来是有心事。。    
  东京的街道几乎每隔一段距离都会看见一颗樱花树,巨大树干几乎遮蔽了整条路,偶尔几缕阳光倾洒而下;周边都是一种粉红的气氛。实在是散步的好地方,路过的不少人都是情侣。      
  “裕太,你在想观月吗?”看着从出门就一言不发的弟弟,不二微微撇眉。虽然不清楚两人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隐约感觉肯定和观月有关。           “老哥!!!你在瞎说什么!!!才没有!!!笨蛋!”被戳破心事的不二裕太不禁红了脸,但是终究是兄弟没人能比不二周助更了解他的想法了。                “哎?不是吗?我还以为你们是恋人,还准备下次捉弄下小初的”不二装出苦恼困惑的样子,一脸温柔的看着自家弟弟。      
  “哥。。。如果说了过分的话,还能原谅吗?”不二裕太突然停下脚步将脸偏向一边,整个脸都藏在阴影里看的不清晰,但是紧握的双手按时了主人压抑的内心。      
   “如果真的喜欢没什么不可以原谅呐~”更何况又不是原则问题。不二睁开那双冰蓝色的眼眸看着在自己身后半米的弟弟,笑的一脸温柔  。看着自家老哥的笑容,不二裕太微微一愣随机笑开了跟上不二周助的脚步。于是乎当天晚上。。。。。。。。。。。。。。。。。。。。         嗡嗡~~突然不二周助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而不二周助恰恰人在浴室。
   “老哥,你的手机响了你要不要接?”不二裕太拿起自家老哥的手机站在浴室门外,依他看八成又是冰帝那个人。
    “呐~裕太你帮我接一下,我现在不方便。”从浴室里传出来不二周助的声音。不二裕太拿着自家老哥的手机颇为无奈的到一边去接电话。
不二裕太:“莫西莫西”
观月初:“不二周助!!!你个骗子!!!给我的裕太的联系方式根本是假的!还有裕太根本没有交女朋友!!!!”听着手机那端传来的人满怀的愤怒的声音,不二裕太甚至可以想象到恋人的表情一定是狰狞的。原来想着找过我只不过。。。想着不二裕太的心情好了许多。
不二裕太:“初,是我。裕太”
观月初:“。。。。。”一时间电话突然陷入长久的沉默,不二裕太想了想决定打破沉默。
不二裕太:“在那边好吗?樱花开了,想看吗?” 观月初:“嗯”
不二裕太:“我拍给你看”
观月初:“那我等着”又是一阵沉默,沉默中只剩彼此的呼吸声微微的传过来。听着彼此的呼吸,知道对方还在就莫名的心安。
不二裕太:“初,我喜欢你”
观月初:“我喜欢你”几乎同时的两人说出了同一句话表达了同一个意思,大概这就是恋人的心有灵犀。
观月初:“一点也不符合我的剧本”
不二裕太:“结果让人满意”
     当天问了自家老哥关于戏弄观月的原因后,不二裕太头疼的闭上眼默念[他是我哥]。但由于看到裕太表情的不二周助本人不小心笑出声,自那以后不二周助很久没有在家里看见芥末这种东西。
     “你别想在看见芥末了!!!”
        “呐~”

百度上找到两张好可爱的图
如果侵权了,立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