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柳生×仁王】是爱情啊(下)

   柳生知道仁王在躲他,除了部活的时候仁王几乎躲他躲得彻底。就连音乐课的时候,那个小狐狸一样的人也没来找他。柳生心里就如同被猫在心里挠了一下,难受的要死。没错柳生比吕士也喜欢他仁王雅治,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是的,只是他总是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补习的时候那个小狐狸亲了他的时候,他以为小狐狸也喜欢他,可是现在似乎不是这样。。。
       柳生记得第一次见到仁王的时候并不是在高尔夫球部部活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仁王的时候是国一开学。那时候刚由国小升入国中,柳生对国中的生活并没有太多的期待,那时候的他只想安安分分的过完国中生活然后接受家族安排前往国外留学。柳生依旧记得见面的那天,学校在落日的余晖中披上了一层光辉,夕阳将人影拉的很长很长,学校已经少有人在了,整理完班级事务路过网球部的场地看见了还在场上练球的他。那头银蓝色的头发随着他的动作随意飘曳,发尾绑着一截小辫子活脱脱的像极了某种动物。那一双凤眸里闪耀着执着,自信还有点小小的狡猾。柳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喜欢上仁王雅治的,也许是时间久了忘记了吧。但是一直没变过的就是他柳生比吕士喜欢仁王雅治,只是一直没开口而已。
     “柳生,你最近和仁王吵架了?”借着休息的时间,柳不动声息的靠近柳生,一脸求解的看着柳生“为了网球部的和谐,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大家都比较想知道”
      “我记得这次是我负责切原的训练菜单”柳生推了推下滑的平光镜,眼神一直盯着在恶整丸井的人。
      “语气比平时提高百分之八十,周围气温下降百分之九十,显然在生气的几率是百分之百”柳像是没听见柳生威胁性的话语似的,自顾自的在笔记本上继续写写画画“对了顺便告诉你,切原的训练菜单由我负责了,就在来找你之前争取到幸村的同意的”
       有时候柳生很羡慕柳,他的喜欢会很直接的说出来,也被理所当然的接受了。柳的家族虽然不是什么大家族,但也算的上是书香名门。当初柳向家族坦白的时候他们当中所有人都觉得他和切原两个不可能在一起,但出其意料的是并没有人要阻止他们,他们得到了家族的支持。柳生很想坦坦荡荡的告诉仁王他的感情,但是他有太多的顾及,无论是家族还是其他因素。
       “puri~比吕士怎么会在这里?”刚结束柳安排的训练菜单的仁王刚踏进休息室就发现了自己衣柜旁边的柳生,随即邪魅笑问。
       “我来换衣服”柳生双手抱胸,眉头微皱的看着仁王
        “那我一会再来吧”仁王假装无奈的耸耸肩,心里只想快点离开这里,离柳生远点那样他就不会觉得太难受。
      柳生没有说话只是很不满仁王的态度,快步走到仁王面前,伸手将面前的人一拉随即关上休息室的门,将那人圈禁在门与自己之间。
      “为什么?这几天为什么躲着我,仁王雅治你想躲到什么时候”柳生生平第一次连名带姓的叫一个人,证明他真的生气了。即使良好的绅士教养也无法使他冷静,他受不了那个人总是和别人有说有笑却对他躲藏着。“就因为那个吻?”
       “puri~柳生这样做可不好呦”仁王依旧嬉皮笑脸的打诨着,不打算回答
        “仁王雅治!!!!”柳生第一次真的意义上对仁王雅治生气
         “是!是因为那个吻!那还不是因为我。。。。”仁王呆愣的看着突然放大面容,剩余的话全被吞咽在肚子里。
       看着自己面前的眼眶微红的狐狸,柳生低头吻上那人的红唇。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乘着那人微楞的时间,柳生主动出击攻略着城池。轻轻撬开那人微张的贝齿,舌尖轻扫过每一处口腔,邀人与之共舞。一吻完毕柳生满意的看着自己面前面颊微红的某狐狸,额头轻抵上那人的额头,第一次离得如此近距离看那双眼睛,就像夏夜里的星星一样明亮。
       “我喜欢你,雅治”柳生轻轻拥住仁王,在他耳边低语“很喜欢很喜欢”
      “你。。。你说什么?”仁王震惊的抬头,他一直以为。。。
       “没听见吗?那算了,就这样吧”柳生无奈的推了推要下滑的眼镜
        “我听见了,你别想耍赖,柳生比吕士!”仁王推开柳生怒视
       “我说我喜欢你,我喜欢仁王雅治”柳生十分严肃的再次看着仁王“那么仁王君愿意接受吗?”
         “puri~”
          柳生成功的让仁王接受了他的心意,只是有件事他一直没告诉他那就是他很早很早就喜欢上他了,比他喜欢他还要早。不过这都不重要,柳生认为只要那人在身边自己也还喜欢他就够了。
        now    i    need    you    by     my     side
       (现在我要你在我的身边)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