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在恋人之间有种传说,据说银杏树是恋人之间的守护神,如果恋人不小心迷失了那么银杏就会发出“徴-”的声音指引恋人再次相遇。      
      “各位观众朋友们,我现在身处本次最大的恐怖袭击现场为您报道。今日凌晨,由日本飞往维也纳的G79436次航班在维也纳附近的海域上空突然爆炸,无一人生还。据有关部门介绍,此次飞机失事很可能是非法分子的作为。此次飞机上的乘客还包括时下最出名的摄影师Fuji Syusuke及其团队,但是所有乘客至今下落不明我方记者将持续为您报道”        
    听到电视里传出的人名,忍足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冰冷感觉,如同掉进了冰窖一样四肢动弹不得,只能死死的盯着屏幕。这一刻他只能祈求上天告诉他这是个玩笑,他多么希望那是同名同姓的人,可是航班号却清醒的告诉他这不是玩笑不是梦。       
     “叮叮叮~”       
       “喂,我是忍足”        
       “忍足,关于。。。”        
        “呵呵,那是个玩笑对不对?如果是迹部你的话,应该可以做到的对吧?”      
      忍足颤抖着声音质问自己的挚友,这一切不是真的。可是电话那头的沉默让他无处可逃,被现实打的体无完肤。电话就这样从他手上滑落,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      
     “忍足,你听本大爷说。。喂?忍足?。。。忍足侑士!!!”        
     “。。。。。。呜。。。。啊!!!!!!!!为什么!!!!!”为什么?如果当时没有让他走会不会就不会有事了?为什么要带走他爱的人?泪水划过脸颊滴落在冰冷的地板上,印照出不二的样子。       “小忍,这次我去维也纳很快就会回来。你要帮我好好照顾小绿呐”      
   “小忍,等我回来。”       
    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别会成为永恒,忍足就像是被夺取生命一样无力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泪水肆意的流淌,这大概是忍足一生最狼狈的时候。突然忍足像是疯了一样从地上猛的爬了起来疯狂的找寻些什么,一不小心放在桌子上的不二的相框摔落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忍足呆愣的回头跪在地上,不顾玻璃是否会划伤,紧紧的抱起相框。玻璃碎片划伤皮肤,红色的鲜血顺着手臂和脸流下滴落在地板上。可是现在的忍足根本感觉不到这一切,他能感觉到的只是心被撕开的痛,别人无法体会的痛。忍足抱着不二的相框蜷缩在地上无声的哭泣,现在的忍足就像是个无助的孩子,没有了职场和球场上的风采。所以当迹部和手冢匆匆赶到忍足的住处时,就看到了躺在地上双眼失神的忍足,身上的血迹还未干。     
     “忍足,你。。。”    
      “。。。。。。。”     
     “忍足侑士!你现在这样是要给谁看!他看不见,而且你觉得如果不二看见了他会高兴吗?”               “那你要我怎么办!你不是我你怎么明白!如果有一天手冢也出事了,你还可以这么理智吗?他不会回来了,他这个骗子”      
   忍足甩开迹部紧抓着衣领的手,无力的顺着墙壁滑落在地上,眼泪无声划过脸颊。是的迹部不明白忍足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那种被人剥夺挚爱的感觉。现在的忍足只一心想追随不二离开,他什么也不想去想。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仿佛可以听见不二的声音,那种温暖而又细腻的声音,无不在时时刻刻折磨着他。     
    之后迹部和手冢两人合力把忍足送到了医院里,随后不二和忍足的家人都随之赶到,在此之后忍足很长时间都是精神恍惚的看着窗外。不二裕太来看忍足的时候,忍足正看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      “忍足学长”     
“。。。。。”      
“哥哥他不会想看到你这样的”      
“你走吧,我没事。我怕看到你我会不自觉的控制不住想起他”       
忍足双手抱着头痛苦的埋在膝间,不二裕太看了眼现在的忍足叹了口气关上门转身离开了。他明白那种失去挚爱的感觉。       
“你真的很残忍啊,周助” 不二裕太离开后忍足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不禁的流下眼泪喃喃自语      
不二的葬礼举办很朴素简单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温和而简单。那天天空中飘起了微微的细雨就像是恋人的眼泪,那天来的人也大都是曾经一起打网球的朋友。只是那天的幸村显得情绪有点失控,面对幸村的质问忍足只是淡淡的回了句“你以为我想这样活着吗?”是的,如果可以他真的会随不二一起。但是他不能,他要替不二守护起这个家。大家只记得那个时候的忍足哭的像个孩子,自此不二周助成了一个不能说的秘密。
        三个月后。。。。。。。
        某海滩。。。。
         “哇,那个画师好厉害”
         “真的。我觉得他一定是个帅哥,可惜他带着面具”
           “不知道他是什么样子真想知道”
           距离那件事发生已经过去了三个月了,这三个月里忍足走遍了有关不二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忍足都觉得他仿佛又看见了不二,就像他从没离开一样。可是他也清楚的感觉到内心深处空缺了一处再也无法填上,那是属于他不二周助的。 这九州的海滩是他和不二的最后一个存有记忆的地方,也是他的最后 一站。
      听说这边有个很厉害的画师,他便来海边看了看。想请画师帮忙画一张不二的肖像,说起画他记得不二也学过。那是在他们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的不二总会和幸村一起去画些东西。不二的画风就如他这个人一样,让人觉得温暖。
     “你好,今天的活动已经结束了。如果想画画请明天再来吧”
     忍足在那一刹那楞在原地,手中的照片也停留在空中。是他的幻觉吗?如此熟悉而又温柔的声线除了那个人还有谁会有,几乎是下意识的,行动快于大脑忍足直接拥住了眼前的人,不管是不是幻觉忍足将眼前的人紧紧的拥在怀里。
     “小忍真是的,明明我已经决定不再相认了”
     “真的,真的是你。你没有事,可是你为什么不回来?你真的好残忍!!!!”
      “对不起小忍,我没那个勇气”
      面对忍足的质问和控诉,不二真的难过到极点。他不是没有回去过,他回去过甚至看到了幸村和忍足在葬礼上的争执,他只是躲在远处偷偷的落泪。脸部和身上大面积烧伤毁容的他,那个时候真的没有勇气去见忍足,他决定就这样让一切成真,为此他甚至改了姓名和所从事的职业。但是他没想到会这么快又看见忍足,这个深深爱着他和他深深爱着的人。面对这一切他无力抗击,被击的体无完肤。
      “为什么不回来?告诉我好不好”
      “因为飞机失事,我虽坠落到海里被附近的人所救。但是已经很难认出我了,我不顾一切的回到日本看见了葬礼。那个时候我就想索性就这样也许是最好的,所以我隐姓埋名来了九州。只是我。。。”
       “笨蛋!!!你知道我怎么过的吗?你知道裕太他们怎么过的吗?我们真的。。。”
       “对不起。。。。。”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再也不许离开我”
       “嗯”
       “徴~~”
      当银杏树摇动金黄的叶子发出悦耳的声音时,同时听见的一对失散的恋人会再次相遇。 @日月言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