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此爱隔山海(1)

  [主柳生×仁王略带一点忍迹,柳切和真幸]
ooc属于我(划掉)
致歉
又是一年的年尾,满天飞舞的雪花覆盖了整个英国的天空。柳生从图书馆出来后,站在英国车水马龙的街道抬头望着灰白的天空中缓缓落下的雪花不禁想起那个人,不知道他是否安好,日本的冬天现在也下雪了吧?记忆中日本的雪似乎没有这么冷冽。
    “puri~搭档又没带伞?要不要一起走?”化妆成柳生的仁王一脸邪气的歪头笑看着自己的搭档,顺手扬了扬手里的伞。
       “第一,雅治我跟你说过了不要扮成我的样子去拒绝女生。第二,我确实没带伞所以一起走吧。”柳生推了推鼻梁上微微下滑的眼镜,看着明显是扮成他的样子去拒绝了某个女生后又出现在这里的仁王。那个时候的冬天没有那么冷冽大概因为身边有个人撑伞的人吧。都说在雪里愿意为你撑伞的人,是真的爱你。柳生在这片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不止一次在心叹息,为什么那个时候没能早点明白呢。你说下一场雪的时候要我答应你的请求,可是如今你在哪里?我又在何方?不是我们不守诺言终究是变化太快,时间太急;来不及回头细想已然失去。
    日本的冬天已经下过一场雪了,只不过很不巧的是今天又开始飘起了雪花,不是碎小的雪花而是一片片完整又大的雪花。两三片或者十几片抱在一起从万丈高空落下来,像鹅毛一样;冰凉的雪花落在手心转瞬便化为雪水,空留下冰凉的余感。仁王冬天留下了一个习惯,就是不喜欢打伞;或许该说无论什么天气他都不喜欢打伞了,因为会记起不该记的人,怀念着不该奢望的感情。
       空荡的街道已然换上了新装,仿佛将那个人存在过的印记盖的越来越浅。仁王时常在想如果勇敢点会不会那个人就不会远走他乡了?好像圣诞节要到了,街上出来的大多是选礼物的情侣。仁王穿着一身修身黑色毛衣加黑色紧身裤外裹着米色大衣,脖子上围着本来应该给那个人却未能送出去的围巾,和那人的发色很相近的颜色;独自一人逆着人潮前进的显得有些突兀。
        “仁王学长!”突然一声略带兴奋的声音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仁王抬头缓缓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距他不远的一家名为终点的蛋糕店前站着自家曾经的军师和后辈,真的没想到会遇见;仁王勾了勾唇角缓缓迈着步伐向两人走去。
         “puri~好巧,好久不见军师,还有赤也。”仁王挂上他一贯的微笑,依旧习惯性的揉了揉切原的海带头。
           “我们会在这里相遇的几率是百分之五十,一半一半。”柳叹了口气顺势替赤也顺了顺毛“进去坐坐吧?”
            “puri~”反正本来就是没事乱逛,仁王表示他乐意之至的耸了耸肩,随同两人进了蛋糕店。
            踏进蛋糕店迎面扑来的是各种蛋糕的香味以及淡淡的茶香,可能是那人的缘故吧;仁王对茶香极为敏感。柳身上的茶香是因为长时间接触茶的缘故,那人就像与身俱来的,与其说茶香不如说更像体香。
      “赤也你先选蛋糕,我和仁王聊聊”柳语气轻柔的说着。
        “ok”切原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他了解。
        看着切原去了橱窗里选择蛋糕,柳和仁王选择了一个偏僻的角落做了下来。仁王取下脖子上的围巾放置在一旁,自己很随意的靠在椅子上,一切就像曾经一样。
        “选择留在立海直属的高中部,现在还好吗?”先发声的是仁王,看似随意的问候,眼角的视线却总是似有似无的看向某个再选蛋糕的笨蛋。
         “我们在一起了。”柳是聪明人知道仁王想问什么,以及为什么没有选择和他们一样直升立海的高中部而是去了别的学校。
         “那很好puri~,这样也不用担心那个笨蛋会出问题了。”仁王随意的一笑,原来时间这么快吗?海带头都和柳表明了吗?
        “。。。。这个我想了很久要不要告诉你。。。我想你也有知情权”柳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不是不知道柳生和仁王的事,就是因为知道的太清楚才犹豫要不要告诉对方。“柳生即将作为交换生回来了,而学校是你现在的学校冰帝的概率是百分之九十”
        仁王沉默了,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成没有颜色的灰白色了,所有的动作都变得缓慢。他要回来了吗?该不该见面。。。。还是不要了,就当做不知道错过吧。毕竟他。。。已经错过了不是吗?
      “puri~是吗?不过我可没时间去接机”仁王看了看窗外又恢复以往那副痞痞的微笑。
       “嗯,我知道。幸村和真田会去接机,我也可能会去。”柳看了看仁王,选择起身去看看依旧在纠结选那种蛋糕的切原。他不认为仁王需要开解,该明白的他都明白。
       仁王没有话语,他看着柳向切原走去的身影,仿佛这个世界没有其他人没有声音,只有他们三个,而他只是看着。仁王收回停留在他们两人身上的视线,转向窗外,外面的雪还在下。这个冬天似乎格外寒冷。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