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此爱隔山海(2)

    次日清晨雪已经停了,经过一夜的覆盖城市已经成了雪的世界。仁王拉开自己公寓的窗帘,看着外面的皑皑白雪,晶莹的雪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暗自叹了口气后,转身走向室内。这间不大不小的公寓是他为了方便在东京租的,平时没事他会在酒吧兼职来赚房租。虽然迹部在听说了以后,有好心的表示可以帮他却被他婉言拒绝了。
     这间很普通的公寓却被仁王布置的很温馨,感觉不像是一个人住的。但是还是免不了会有孤单的感觉,仁王将自己深深的埋在沙发里。今天不用去学校,酒吧也是晚上八点才营业,这段时间仁王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这样的时间现在总会有那么多。似乎以前从没有过这样的时间,仁王看着茶几上的水杯把自己更加陷入沙发之中;看着看着仁王的眼神开始变得迷离失去聚焦,视线模糊了起来周围也变得十分寂静。嗡~嗡~突然一阵吵闹的震动唤回了仁王的思绪和视线,放在茶几上的手机闪烁着。不用想仁王也知道是谁打来的,索性关了手机,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休息。
       昏昏沉沉之中仁王发现自己又变回了毕业之际时的自己,躺在没有阳光直射的树荫下休息。天空蔚蓝蔚蓝的偶尔传来一两声知了的鸣叫,空气中充斥着汗水的气息和脸边青草的味道。
       “雅治,快上课了”
       puri~居然会听见那个人的声音,是自己太想他了吗?仁王不禁在心里暗自嘲笑自己。不过那样温柔的声线真的让人怀念。仁王睁开半眯着的双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俯视着自己的人,也许是逆着光的原因吧那人的棱角看的并不清晰。
       “比吕士。。。”有那么一瞬间仁王觉得就好像是真的一样,就像是那人真的在他面前,微风轻轻吹拂起他的头发。
        “这招不管用你上次用过了,所以别想再装病。”柳生推了推并没有下滑的眼镜,抖落着仁王妄图装病逃课的过往史。
        仁王微微勾起嘴角从躺着的草地上起身,拍了拍衣角的草屑。仁王背对着柳生,他突然觉得阳光很是刺眼;真是奇怪明明是梦啊感官居然会这么清晰。“比吕士,你准备去英国了吗?”仁王伸手遮了遮眼前的阳光。
         “嗯,家族安排的。毕业之后不会直升立海高等部”柳生推了推微微反光的眼镜不禁犯了迷惑,自己似乎没有和别人说过。
        “是吗?我。。。”即使是梦也不能按照我的想法改变吗?还真是。。。仁王无奈的勾了勾嘴角。
         “嗯?”对于仁王自己昔日的搭档的低语,柳生表示疑惑不禁转身看着仁王的背影,他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puri~去了那边可要好好加油,小心被我超越。”原来哪怕只是梦我也没有告诉你的勇气。仁王挂起惯有的邪笑转身看着柳生,只是笑容里包含了更多的不可言说。
          “一定!”
           仁王伸出自己的右手握拳去碰柳生的右手拳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柳生。周围的一切突然开始变色,就连柳生的面孔都开始变得模糊消失不见了。等到回神的时候,仁王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十分沉重一直不停的从高处坠落,他想说话却也无法说出来。巨大的摇晃让他瞬间清醒,仁王睁开迷蒙的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逐渐清晰的迹部的面孔,以及站在一边忍足侑士。
         “迹。。。迹部。。。迹部你怎么会在这里?”仁王还是有点不解自己家迹部是怎么进来的,忽然转头的一瞬间看到自家的门仁王突然明白怎么回事了。“puri~迹部,你不会撬门进来的吧?”仁王隐隐觉得好像就是那么回事。
         “啊嗯,你还问本大爷?谁让本大爷敲了那么多次门你都不开,打电话还关机的。”迹部没好气的从仁王的上方移开身体,一副慵懒的模样坐到沙发的另一边看着仁王。
         仁王有些头痛的看了看一边的忍足,忍足则是无奈的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仁王悠悠的开口“迹部,门的维修费。。。”
        “啊嗯?”迹部一脸[本大爷会缺钱吗]的表情看着仁王。
        “所以你来有什么事呢?”仁王暗自叹气他不想在继续这个话题否则他肯定会被气死而迹部又不是会没事就找他的人,既然来了就肯定有事。
        “柳生君要回来了你知道吗?”一直没说话的忍足突然坐到迹部身边表情正经认真的看着仁王“并且即将就读于冰帝”
        “我知道。。。”简单的三个字又让仁王陷入了沉默,他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好见面的准备,他不知道见了面以后会发生什么。
         “虽然你和柳生君的事我了解的不多,但多少有点耳闻”忍足不是个八卦的人,但是多少会听到一些传闻。他和柳生接触不多所以并不了解柳生是否也抱有和仁王一样的感情。“今天幸村有发信息过来,说要开个聚会替柳生君接风洗尘。地点就在你工作的(暗域)迹部财团下的酒吧”
          “你要是不想去也没关系,你现在既不是网球部成员也不是立海大的学生了,而是本大爷冰帝王国的人。”迹部用左手支撑着头斜靠在沙发上。
          已经回来了是吗?仁王暗暗的握紧了自己的手“puri~当然去,迟早要见面的不是吗?”挂起一贯的痞痞的微笑看着坐在沙发另一边的两人。看着仁王的笑容忍迹两人突然有点释然,毕竟这种事还是需要当事人自己去解决的。
       夜晚。。。。。。。。。。。。
       是夜,黑暗笼罩了吵闹的城市,绚烂的霓虹灯点亮夜的生活,整个东京沉寂在一片灯光的火海中。仁王并没有先和迹部他们汇合,而是独自一人去了(暗域)。站在换衣间的镜子前的仁王,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有一分迟疑。原本用发绳绑起来的银蓝色头发也散了下来随意的搭在肩上,一身黑色的执事装,尽显慵懒随意和邪魅,看着镜子中迷茫的自己仁王拍了拍自己的脸。这可一点都不像他,他可是诈欺师仁王雅治。想骗别人就要先骗过自己。整理好思绪心情的仁王走出换衣间,径直走向吧台开始自己的工作。
(由于突然有事这一章的下半部分将和明天的一章一起更新,万分抱歉[鞠躬])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