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失 & 保留

我,绝对的保护你;但这不是你践踏我真心的随意

双生彼岸花

#晓薛#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香香#
#短篇  大概是糖#
#前篇链接http://renbuer.lofter.com/post/1f0b34f6_12a2e5f29#
      
      走过漫长的一段路,入眼的是无边无际的火红以及一条穿过花海的河流。离得近些晓星尘看清了这些花的模样,艳而美丽。踏上桥晓星尘看见了不一样的颜色,在那些耀眼的红之中有着一片淡淡雾气笼罩着黑色的花。只是一眼晓星尘便觉得心似乎被那黑色的花牵扯去了,想要靠近一探究竟。
     “还是莫要靠近为好”一道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晓星尘下意识的回头身后已经多了一人(鬼)。来人一身素衣,长发随意散落在身后;长长的琴弦缠绕在左手的手臂上。只是这眉眼之间晓星尘觉得似曾见过,只是一时之间没有想起来。
      “晓道长,别来无恙。”金光瑶见他面露疑惑之色想来是不曾知道自己这幅模样,不认识自己。“这便是我身前最好的样子”说着金光瑶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芒,他从未想过也不知原来自己最好最不舍的是这幅模样。
       “金光瑶?金宗主?”晓星尘有些惊讶却也只是短短一瞬,他不知金光瑶如果死的又丧于何人之手。不过现在的金光瑶一脸无苦无喜无悲更无乐,眉宇之间也没有了那一抹朱砂;与他生前的笑里藏刀处事圆滑的样子完全不一,甚至不似一人。“你。。。”
       “丧于挚友蓝曦臣之手”即使已经死了但是看人眼色这一点金光瑶依旧没变,只是一眼便知道晓星尘想问什么。“时间不早了,我先送你去轮回吧。”
       晓星尘再听到挚友二字的时候感觉自己浑身都冰冻了,虽然他早就是已死之人却还是感觉到了彻骨寒意。他害怕金光瑶后面的名字会是那个人的名字,他害怕生前的过往种种又一次赤裸裸的被摆到他面前。晓星尘的一举一动都都被金光瑶尽收眼底,金光瑶不由得将视线移到了那满野的红色之中的一片黑。
      [我也算是替你尽力了,只要他入轮回;与你就再无交集]
       晓星尘回神看见金光瑶的眼神一直在花海的中央徘徊,目光中的流露着叹息。不禁疑惑的顺着金光瑶的视线看了过去,仅仅一瞬间晓星尘就呆滞住了,刚才不曾仔细看过现在一看,花海中躺着一个人;看不清的面孔被花藤紧紧的束缚在地上,但是直直将那人定在地上穿胸而过的剑他不会认错——降灾,薛洋身前的佩剑。
     “他。。。。他。。。他。。。”晓星尘的视线直愣愣的盯着那片花海却说不出其他话语。
      “这是他自己求的”金光瑶知道晓星尘是认出了降灾,收回视线履行自己的职责“他与我皆是十恶不赦之人,无法入轮回。好了该走了,还请晓道长勿念。”[留与不留念,晓星尘与你都没有意义。你和那人一样,与我们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可笑的是我们偏偏就念那如履薄冰的温柔。]金光瑶不在看晓星转身背对离开,原本缠绕在手臂上的琴弦也自动缠绕上了晓星尘的手腕,似是牵引拉着晓星尘缓缓踏过奈何。
       “他。。他。。怎么会。。”晓星尘在身后呆滞的喃喃自语,他以为他早已轮回却不料。。。[怎么会呢?不会的!!.]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晓星尘用力挣脱束缚着自己的琴弦,转身飞向那片花海。一时间满天的花瓣无风却满天飞舞起来,红色灼烧了眼帘;唯独那黑色花纹丝不动,在靠近的时候晓星尘终于看清了,在一圈圈的黑色中一株鲜红色并蒂花开的正好,花瓣微卷花蕊纤细。而这并蒂的花却长在一个约莫七岁左右的孩童的心脏位置,那些束缚着孩童的黑色藤蔓已经嵌入魂体;孩童的魂体成了为花提供养分的养料。晓星尘环视了孩童许久唯有那双眼睛似有薛洋的样子,视线一转晓星尘一愣,残缺的小指。[真。。真的是。。真的他]
         金光瑶足尖轻点在晓星尘身后不远的花瓣上落下,看着故友身前最美好的样子。他的记忆依稀又回到了他刚到这里遇见薛洋的时候,那个时候他似乎正在为了什么而挑战着鬼王,终于在他成为轮回引者时这个答案明了了,为了断了他和晓星尘永远的联系缘分。他还记得当时他嘲笑薛洋时,薛洋的回答。
       “小矮子你不觉得活着太累吗?”
          [成美,如今你可算到?]金光瑶看着静静躺着的人不由得想到,又看了看晓星尘金光瑶手臂上的琴弦在次出击,却不想被黑色藤蔓阻挡了下来。[怎么,你感觉到他来了吗?]
       “阿。。阿洋?”黑色的藤蔓擦着脸颊直直向身后击去,晓星尘蓦然的唤起许久未唤的名字;一时间所有的黑色花朵开始躁动了起来,周围的雾也逐渐更加浓。
         逐渐变浓的雾气遮蔽了晓星尘的视线,一片漆黑中晓星尘依稀听见什么声音,似是马车碾过什么东西;接着一阵痛苦的喊声响起,声音虽然稚嫩晓星尘却明明白白的知道那是薛洋的声音。
       “阿洋!阿洋!”晓星尘环视四周却不曾看见任何东西,只有厚厚的雾气。只是那种似是马车碾压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不,不要!!”
         回答晓星尘的只有一片寂静,和不断重复的声音。晓星尘突然想到生前义庄那段日子,薛洋说的那个故事。
         依稀间晓星尘觉得有风吹过,不一会雾气就散开了。晓星尘看清了自己面前站着一个黑衣男子,看不见面容;金光瑶依旧站在晓星尘身后。
       “你们之间联系未断缘分未尽,可他自己要断了这联系。”
        “你是何人?”
            “鬼王。你们的事本王也了解,对与错本就不是一句话一件事可以判断的。晓星尘你可明了。”
          “我明了”
             “那好你既明了,本王就给你个特许。他与本王有约要断了与你的联系,本王实在不忍。本王特许他和你一同轮回,只要你在小时候寻到他并将他带向善,这缘便可续上。你可愿?”
           “真的?”
             “自然”
                “好。”
Tbc.

评论

热度(34)